会稽客的孤独步行记(孙岙篇)

会稽客的孤独步行记(孙岙篇)

昨晚饭醉,泡了一杯浓酽的老白茶,看《鲁迅文集》。我常看无用的书,生无用的思想,写无用甚至小惹是非的文章,能不能学学身边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绝无贬义,因为“成王”的铁律千年未变,而该主义者容易走向成功)?

睡眠受到影响,焦虑大可不必。清明早起,去孙岙。

市中医院,上6点29分班次的61路车,九里望秦山堵,稽东将湖山堵,到王坛镇上就迟了。从王坛农贸市场乘“黑车”到孙岙,司机是嵊州马溪人,一路说着马溪的名人马云。8点30分,开始我的孙家岭步行。

不会开车的我大老远赶来旧属嵊州(剡北)的孙岙,主要是受到古古的影响。古古是绍兴市柯桥日报社的副总编,川大中文系毕业的他经常在个人公号“古古阁”推送接近文化散文的游记文章,其中一篇《千年古道孙家岭,它有好梦在云端》“忽悠”了我。另外,我知道原孙岙乡出人才,63年的哲学家孙周兴就是孙岙人。凡是出文人的山村,我都有兴趣探访。

从孙岙村党群服务中心附近的古樟树起步,海拔逐渐升高,不一会儿来到一颗古枫树旁,看到墙面上印着“松丝新疆萍姐特色菜·丹山半山园”的广告,这个农家乐里的狗看见生人却狂吠了起来,幸而被锁着链子,扑不过来。上去是中央泗水仙廊,然后应该是到了松丝,见到一处较为气派的民房,问了出来的村妇,答绍兴的老板来投资,原来的茶厂生产棉纱了。松丝出去是大马路,问路后再走雄鹅峰古道,来到雄鹅松涛景点。经过一片茶山(云雾香茶),一边可以俯瞰群峰。终于到了以山黄鸡等山货出名的丹家村。

从丹家村如何到五百岗、桃花湾、九曲、岭北,再回到孙岙?反正我是走到了嵊州崇仁,看到了一个水域面积很不小、水色碧绿如翡翠的水库。在崇仁问路时,感觉嵊州人很热情,这里还有后话,先按下不表。其中一位年轻人说自己是从嵊州来的,不清楚九曲、岭北往哪走,又说自己来打鸟。我问“有鸟吗”,他答“有的,麻雀”,我本来想提醒“打麻雀允许吗”,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知道自己走错后,走了一段回头路,看清楚了一条指示“雄鹅峰”的土路。

(崇仁不知名字的水库)

我走的是芝坞山,山下是九曲村。村口的溪水很清,我拿出毛巾洗了把脸。问路,沿着九曲村的溪坑走,向岭北方向前进。在新建村,用绍兴话向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问路,他操着普通话指着一旁年轻的女子“要问她”,嫁给年长自己好多岁的当地女子给我指了路。

一路问路,晒笋煮干菜的老妪告诉我从车路下去,有一颗枣树,通向岭北方向。在铁塔旁,果然有一颗枣树。下岭,到了蔡岭古道起步点,这里的一座小小古桥值得欣赏。上去,往车路走,来到岭下,老房子的墙上留着1963年“枫桥经验”的题词和“岭下总食堂”的题额,原来这处房子在大办食堂时,曾经是热闹喧哗的场所。

再向上爬,来到了岭北村口。一对回乡的年轻人兄妹,正欣喜地看着他们的小舅舅将刚挖的毛笋往车里装。下岭,路有点长,又走到了古枫树旁,这次看到了“西至湖等,东至嵊邑”的勘界碑石。我知道孙岙村近了。

回到孙岙村,13点50分。乘502到王坛镇要久等,我就试着拦车,前面几辆都不理我。有一辆货车停了下来,我说搭到王坛10元,开车的汉子说随便你。然后他提醒我,“我是崇仁的,刚才给你指了路!”我这才想起来,于是与他父子俩一路欢谈,因为他前往绍兴,我索性搭到绍兴。我问,“孙岙人说嵊县话吗”,他答“哪里!划到绍兴后,读书到绍兴的学校,说的当然是绍兴话。说什么方言,是什么性格,跟山的形状、水的流向和水流的激缓有关!”接着说到越剧真正的发源地应该在崇仁,嵊州的经济不行、徒有州名等等各种话题。

回家核对古古的《千年古道孙家岭,它有好梦在云端》,大跌眼镜:我怀疑自己没到松丝的标志地,因为指示碑石没看到;我没游丹家村,因为有着“小武功山”美誉的高山草甸以及高山湖都没见着;我也似乎没领略五百岗的壮观,可能几个主峰都没到;我根本搞不清楚哪个是雄鹅峰、哪个是雌鹅峰……。

看来,下载地图APP不能拖了,另外就是带着小伙伴们来,这胜于我的孤独行走。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