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稽客的孤独步行记(陶宴岭篇)

会稽客的孤独步行记(陶宴岭篇)

章雨润

双休日留半天给自己,在山间行走,不啻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这个周六(3月30日)感冒君还纠缠着我,但不碍我一早出行。

7点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司乘部分对话值得实录:

乘:你很早出门了?

司:你是第一单。刚才我送小女儿去阳明中学了。

乘:读书不错。大的多大?

司:已毕业考进市行政执法局。

乘:读的什么大学?

司:浙师大。

乘:成绩可以。两个女儿看来都有出息。

司:我对她们抓的很紧。

乘:你和你丈夫读书怎样?

司:我初中没毕业就不让我读了,我丈夫也不过初中生。正因为自己不够,我对小孩要求很严。

乘:你怎么管理?

司:我就上午开车,下午晚上专门陪小孩,督查作业。

乘:怎么督查?

司:小学时,有的题目我先做一遍;初中之后,对标准答案,让小孩找出错的地方。我们文化不高的人,有一套特别的方法。

乘:你早就在绍兴城里了?

司:是的,家在迪荡,拆迁后分了三套房。

乘:禹陵吗?

司:东湖。我丈夫四兄弟,原来穷,只有一间房,我们自己造了三间三楼。

乘:你丈夫干嘛?

司:也开出租车。

乘:条件不错,小孩读书又好,人生幸福。

司:嗯,大的带了个好头,小的肯定有动力。

乘:大女儿找个好对象没问题。

司:现在好的小伙子不多,好的姑娘太多。

乘:不拖迟,有的找。她高中上的哪所学校?

司:这个不太好,高级中学尖子班。

乘:好的呀。更重要的是落实工作岗位,在岗位上的努力。

司:是的是的。

……。

女司机小我2岁。

7点37分,到金渔村口。

往村子里走,开始我的陶宴岭古道行。

陶宴岭,又称陶隐岭、陶元岭,两端分别是平水镇金渔村金鱼岙和王坛镇(原青坛乡)新联村庙岩头,是古时嵊州、绍兴两地之间往来的必经之路。岭名有三,可能与绍兴人的方言相关,同时寄托着山民的美好愿望。就如兰亭镇的王现,与黄现、皇现并用,是同一个道理。

这条古道由毛块石和条石铺设而成,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原始古朴,便于落脚和跨步,适宜一边赏美景一边忆历史:明清时期及更早,人们在这条驿站古道上茶马公文往来,经济和社会就这样一步步发展起来。

我不喜欢登整齐划一的台阶,新是新,不美。路是这样,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无不如此:走单调的路径,穿一样的衣服,说一样的话,不妙!你看纳粹德国,那齐整的军容尤其是标准化的行礼和手势,似乎煞是好看,其实禁锢人的思想和活力,容易通向奴役之路。

去的早,迎着晨曦,走在斑驳的古道上,一路溪水潺潺清冽照影。一会儿就到了泉水岭(灵)庙,看到原管庙老人贴的告示,错别字甚多,字里行间的正心诚意却令人感动。陶宴岭古道多枫树,有一处景点叫“枫林晚照”,我见识的是晨照,一样大美。在岭登村小憩,一位小青年热情地招呼:“这么早!”,我说,“你也这么早上来了,怎么不带任何东西?”他笑了:“我家就在这里,要喝茶吗?刚烧好的!”我忙说,“谢谢,我带了茶水。”

在岭登村,我想到柯桥区的步道(古道)景区建设强于越城区,表现在前者的亭子、指示牌、宣传牌、卫生间等配套设施齐全,后者的秦望山一带就差远了,几乎没有止步休息处,可能是因为财政投入的能力有大小。

从岭登下,经过“爱艺书院”,看得出建设之初,它还是颇能吸引我们这些人的,这样的文化项目难以为继的个中原因有哪些呢?再下去就是庙岩头,有一座还散发着油漆味的新庙,我没进去看,新庙何如沉淀了历史的老庙!不过这座新庙前的瀑布还是比较好看的。

(萧索书院)

(枫与柘)

到新联村,村民在道地上晾晒笋煮干菜,太平犬懒洋洋地匍匐着晒太阳,看见生人不避不惊,比狂吠不停的看门狗可爱多了。有一个年龄相仿的村妇说着上海话,很想问问她何以来到绍兴山区,幸福感是否比大上海强,如此等等。又听到一位老妪反复地念叨“南无阿弥陀佛”,念得准不准动听不动听都不是问题,心诚则灵,对精神一定有好处。

(岭上人家)

到了新联村委(党群服务中心),沿着新联溪走了几十米。折回,乘370路经越联村到青坛桥头,转61路回城。

下次打算步行新联溪沿线。从370路公交车望出去,新联“溪水清清溪水长”,“溪水两岸好风光”,山村古建筑尚有不少留存,我喜欢欣赏氤氲山水间的文化积淀。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