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六大巡回法庭管辖范围及所在地址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决定》,自2016年12月28日起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受理巡回区内相关案件。

第一巡回法庭设在广东省深圳市,巡回区为广东、广西、海南、湖南四省区;
第二巡回法庭设在辽宁省沈阳市,巡回区为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
第三巡回法庭设在江苏省南京市,巡回区为江苏、上海、浙江、福建、江西五省市;
第四巡回法庭设在河南省郑州市,巡回区为河南、山西、湖北、安徽四省;
第五巡回法庭设在重庆市,巡回区为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五省区;
第六巡回法庭设在陕西省西安市,巡回区为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五省区。
最高人民法院本部直接受理北京、天津、河北、山东、内蒙古五省区市有关案件。

第一巡回法庭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红岭中路1036号。

第二巡回法庭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世纪路3号。

第三巡回法庭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浦珠北路88号。

第四巡回法庭地址:河南省郑东新区白佛路和博学路交叉口 博学路33号。

第五巡回法庭地址:重庆市江北区盘溪路408号。

第六巡回法庭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航天基地航天中路389号 神光大厦B座。

发表评论
加载中...
  • 复开 2年前 (2018-09-25)

    尊敬的领导。有巡回法庭电话吗。

    查看对话
  • 韩友利 11个月前 (05-04)

    青海省官员不讲实话,不办实事,不想解决格尔木市群众9年的困难问题,保持不在乎,喊口号,装样子给老百姓看

  • 子非鱼 11个月前 (05-13)

    湖南归第几巡回法庭管辖

    查看对话
    • 徐黎斌 徐黎斌 11个月前 (05-19) 官方

      湖南属第一巡回法庭管辖

  • 乔宗保 6个月前 (09-21)

    安徽省高院和池州市人民法院,判决结果不以事实为依据。在判征收案件中,征收方没有做出《征收决定》只是以通告告知方式告诉被征收方。二级法院都判征收方胜诉。这样判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 888 4个月前 (12-01)

    内蒙高院对托克托县反杀案的裁定引起广泛质疑

    随着依法治国方略的推进,正当防卫问题引发全国人大、公职人员、律师、社会学者、人民群众广泛关注。起因虽是极少部分案件,却反映了新时代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和安全的普遍诉求。
    生命权神圣不可侵犯。当生命权受到侵害时,人会本能地进行防卫,这是正当的。
    2017年,内蒙古托克托县发生了一起反杀案,防卫者王玉成、王铁柱被判决为故意伤害罪,与先入侵害者王生娃同罪。内蒙法院的这个判决正在被广泛质疑。
    一 案发情节与内蒙法院的判决
    2017年2月1日,王玉成到托克托县新营子镇坝上村郭三祥家走亲戚。当晚,王玉成与郭三祥同睡一屋,郭三祥之妻乔巧莲、女儿郭英、女婿王铁柱同睡另一屋。2日凌晨4时,凶手王生娃携带利斧和爆炸物乘夜侵入郭三祥家,在熟睡的郭三祥头部连砍三斧,郭三祥哀嚎顿起。王玉成被惊醒后急切呼喊乔巧莲、郭英和王铁柱,慌忙拨打110和120进行报警和求救,并着手保护事发现场。当王玉成、王铁柱和乔巧莲在院子里搜寻和盖扣凶手脚印时,意外遭到王生娃的突然袭击。原来,王生娃在砍伤郭三祥后,迅速撤离屋内,隐蔽潜藏在郭三祥院子里存放柴炭的阴暗角落伺机继续作案。王生娃先飞砖攻击王玉成、王铁柱、乔巧莲,后将爆炸威力巨大的成捆二踢脚大炮点燃后甩向三人,王玉成被当即炸倒在地。紧接着王生娃猛冲上来,用长2 米、粗八九厘米的木棒砸向乔巧莲头部。王铁柱见状,用胳膊架住木棒并奋力夺过木棒进行反击。王玉成、王铁柱、乔巧莲在极度惊恐中合力反击,直到王生娃最终倒地再不能发起攻击方才回过神来。于是,三人停止反击并等待警察到来。两天后,王生娃在警方监护救治下死亡。
    案发后,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王生娃犯有故意伤害罪,王玉成、王铁柱与王生娃同罪。判决结果一经被获悉,立即引起律师界和社会舆论的广泛异议。王玉成、王铁柱本人及其家属不服判决进行上诉。律师进行全方位的深入辩析,提出与判决结果大相径庭的判决建议,认为王生娃的持续暴力侵害行为对郭三祥、乔巧莲、王玉成、王铁柱的人身和生命安全均造成严重威胁,性质恶劣,宜从重认定和判决;王玉成、王铁柱的行为属于特殊正当防卫,对王生娃的暴力侵害行为可以采取无限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宜无罪释放。社会舆论则从社会道义、基本伦理、精神文明建设等角度对判决结果提出强烈质疑,支持和赞成律师的改判建议。
    二 律师的法理辨析 无限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我国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是指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或者可能造成损害的方法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
    《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还赋予公民“特殊正当防卫权”,规定“对于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律师认为,根据事实并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中王玉成、王铁柱的行为属于特殊正当防卫,对王生娃的暴力侵害行为可以采取无限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第一,王生娃携带凶器夜晚闯入他人住宅实施伤害的行为,属于刑法定义的暴力侵害行为。
    王生娃选择暗夜,携带利斧和爆炸物,侵入民宅,乘人熟睡以致命方式连砍郭三祥头部三斧,造成郭三祥二级重伤;暴露后,王生娃没有选择逃离,而是隐蔽暗处,伺机继续行凶,以飞砖、爆炸物、木棍对乔巧莲、王玉成、王铁柱发起致命攻击和大面积毁杀,致使四人的人身和生命安全受到严重暴力威胁,处于现实的、紧迫的危险之下。因此,王生娃的行为属于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第二,王玉成、王铁柱的行为系防卫行为。
    王生娃砍伤郭三祥后,连续作案,对王玉成、王铁柱、乔巧莲发起致命攻击。王玉成、王铁柱、乔巧莲为使三人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严重暴力侵害,夺过凶器进行合力反击的行为,具有防卫的正当性,不属于防卫过当。
    第三,王玉成、王铁柱、乔巧莲在王生娃最终失去攻击能力之前所进行的所有行为属于连续的防卫行为。王生娃用利斧、飞砖、爆炸物、木棒等凶器,凶残攻击郭三祥、乔巧莲、王玉成、王铁柱,严重威胁四人人身安全,造成了令人窒息的恐怖氛围。王玉成、王铁柱、乔巧莲在极度紧张状态下担心王生娃再次实施不法侵害,用木棍击打王生娃直到其失去攻击能力的行为,与之前的防卫行为有紧密连续性,属于一体化的防卫行为。
    第四,根据案发时现场环境,不能对王玉成、王铁柱、乔巧莲的防卫行为的强度过于苛求。夜深人静,王生娃先对郭三祥实施突然暴力侵害,郭三祥血泊哀嚎,王玉成、王铁柱、乔巧莲等人在熟睡中被惊醒,已经受到惊吓。紧接着,其自身也突然遭到王生娃的炮炸棒击,精神高度紧张,心理极度恐惧。他们无法判断王生娃到底有多么强大,还有什么致命凶器 ,无法判断哪一个反击动作是致命的,无法判断王生娃倒地后是否会继续实施侵害行为。不可能对防卫限度作出理智把握,来不及确定制止王生娃的攻击能力应该止于什么程度。当警方到场后,王玉成、王铁柱仍然手持扫帚和木棒伫立于王生娃附近,足见二人至始至终处于紧张的防卫状态。在上述情境下,要求王玉成、王铁柱把握防卫限度,即刻停止防卫行为不具有合理性和现实性。
    律师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之精神,本案中王玉成、王铁柱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这样处理有利于制止不法侵害行为,有利于保障公民正当权益,有利于维护公民人身权利和住宅安全。同时,依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和《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不应该对王玉成、王铁柱提起起诉。
    三 律师的法理推断 整体审视定性,防止断章取义。
    律师认为,本案的客观事实是王玉成、王铁柱的反击行为属于王生娃侵害郭三祥事件的一个环节,应该放到整体中去定性和审视,不应该断章取义,主观剥离。
    第一 王生娃的犯罪目的应该是杀人未遂或灭门未遂,不应该是故意伤害。所以,王玉成、王铁柱的反杀具有正当性。
    据调查,王生娃与郭三祥年轻时有过纠葛,王生娃报复心蓄谋已久。他选择暗夜,带上利斧、爆炸物,乘人熟睡,侵入民宅,入室行凶,一斧、两斧、三斧,他之所以未能继续砍下第四斧、第五斧,只是因为他没有踩好点,情况发生了意外。当他发现突然惊醒的不是乔巧莲,而是个男人时,他也颇感意外和惊恐。或许因不清楚对方实力,害怕被控制、被认出;或许考虑到屋内地方狭小,难以继续实施有效侵害;或许因为害怕自身无法控制局面……王生娃来不及多想,所以迅速后撤并隐蔽在院子里,调整对策。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王生娃本来已经对郭三祥造成重大伤害,为什么不跑,反而要进一步伺机作案呢?这充分说明王生娃进攻的不仅仅是特定对象,作案前他也想到了应对意外和突发情况,他携带爆炸物就是明证。同时,携带爆炸物也足以说明王生娃不怕暴露,阴谋以爆炸方式进行大面积毁杀的作案动机;说明王生娃有孤注一掷,绝灭对方的显著作案意向。
    另外,王生娃侵入民宅行凶本身就是对民宅内所有人的进攻,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不是郭三祥家里一下子多了四个人,谁又能够保证不会出现灭门或奸杀灭门的危险后果?所以,王生娃的侵害目的不属于故意伤害,而是灭门未遂。因此,王玉成、王铁柱的反杀行为是正当的。
    第二 不应该认为王玉成、王铁柱的反杀行为属于防卫过当。
    王玉成、王铁柱所要保护的权利性质与王生娃的侵害手段的强度相比较而言,不能认为,王玉成、王铁柱的防卫措施超过了必要限度。所以,即使防卫结果在客观上造成了较大损害,也不属于防卫过当。最高人民法院沈德咏大法官在于欢案后发表的《我们应当如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一文中写道:“实践中,许多不法侵害是突然、急促的,防卫人在仓促、紧张的状态下往往难以准确地判断侵害行为的性质和强度,难以周全、慎重地选择相应的防卫手段。”
    律师认为,从事实的整体性出发进行法理推断,王生娃的犯罪行为具有重大杀人嫌疑。在此条件下,王玉成、王铁柱的反击就是反杀行为,具有正当性,不属于防卫过当。

    四 社会舆论的伦理透视 肯定见义勇为,弘扬社会正气。
    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认为,明确正当防卫的界限标准,回应群众关切,是当前司法机关一项突出和紧迫的任务。一些地方正当防卫制度实际“沉睡”,激活正当防卫制度,彰显依法防卫者优先保护理念 警示恶意滋事者,让公民敢于行使正当防卫权,保证公民面对凶残暴徒时无需畏手畏脚。但防卫的尺度,有时很难把握,就会出现防卫过度的问题,或事后认为过度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就要以性质论、社会价值取向论、现实论。
    社会舆论认为,社会安定必须从遏制暴力犯罪抓起。法律不仅要赋予公权力惩戒暴力犯罪的权力,而且要赋予公民惩戒暴力犯罪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使犯罪分子不敢犯罪。这样,社会个体之间就能传递社会正义和公信力,就能形成对暴力犯罪的强大遏制力量。否则,在案发时,往往因公权力受时间、条件、环境的限制难以及时出现在现场,而导致暴力犯罪发生。同时,在司法过程中,如果过度平衡先发性犯罪的司法行为,必然会助长犯罪分子的侥幸、矫法、伪造、欺诈、脱罪的可能,使其游离于法律的空当中,客观上就会抑制公民见义勇为,挫伤正义公信力,形成冷漠的自然人社会关系和无所适从的自然人应对能力。只有将生命权牢牢掌握在被侵害一方,“以正制不正”,才能使暴力犯罪者望而却步,生命安全才能具备基础条件。
    王玉成、王铁柱不是对社会具有威胁的人,他们毫无不法侵害的先机准备,根本没有杀死王生娃的必要。以“对等相当”原则论,王生娃与郭三祥一家的后果损害比例是1:5,王生娃以先入手段侵犯5人的正当权益,客观条件的度就是王生娃处于劣势。而王玉成、王铁柱之所以能在反杀过程中留下王生娃一条命,等待警方到来处理,是二人从恐惧和紧张状态中逐步冷静下来的结果。而且王玉成、王铁柱主动安排报警和救护,把事件交由公权力处置,他们的处理方式合情合理合法。
    另一方面,王玉成、王铁柱不是郭三祥的直系亲属。在法律上,连襟、女婿与岳父也不是特定关系。因此,三人的关系属于一定范围的社会关系。在此条件下,王玉成、王铁柱的反杀行为就具有二重性:既是对二人自身的正当防卫,又是对郭三祥一家的解救,具有见义勇为的性质和特点。面对王生娃对郭三祥生命权的侵犯,王玉成、王铁柱及时伸出救援之手,奋不顾身地同王生娃的不法侵害行为作坚决斗争,精神可嘉,难能可贵。其本质就是王玉成、王铁柱内心深处的良知和正义精神在特定环境下的焕发,散发着人性的光辉,是社会正义的本源,应该得到充分重视和肯定。因此,社会舆论认为,王玉成、王铁柱无罪,应该被释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