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稽客的孤独步行记(上青古道篇)

会稽客的孤独步行记
(上青古道篇)

身为会稽客三十有二年。近来喜欢上一个人登步道,享受孤独的时光。

自号会稽客,因为地域上大会稽包括山阴,山阴道上行,也是会稽行。王羲之所以说“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孤独,是方式的选择,一个人无组织即无纪律,自由散漫,时空任我。本来想说寂寞,但是“自古圣贤皆寂寞”,我不是圣贤,也不学王阳明立志做圣人(虽然我是绍兴市王阳明研究会会员),这样还是不用寂寞这个词,以免附骥圣贤。

上次有一篇《秦望山艳遇记》,算是《孤独步行记》的开篇。今天选择上青古道(平水上灶—王坛青坛)精华段,即锁泗桥—下马桥—日铸岭古道—上祝—万寿山水库—金渔村—陶宴岭古道—岭登—新联村。

打车到锁泗桥,一览停车场周边的环境,觉得这条茶马古道入口的景区建设效果不错。先到兰若寺水库,水质很好,蓝天白云映照下,似乎堪与西藏的圣湖一比。折回,开始走日铸岭古道。有好几支队伍相伴,其中一支是“东方调解中心”,一猜,果然是上海市司法局管理的社会组织。调解作为“东方之花”,用心培育是对的,也不能过度侧重。“东方之花”的成员多年轻靓女,然而步速太慢,我果断地超上这几支大部队,前进!经过香茗溪(日铸茶的最爱),到了下马桥,我让另一支队伍的导游给我拍照。

康王赵构南逃的过程中与会稽山有缘,不唯妃子岭,日铸岭、下马桥都与赵构有关。官版历史对宋高宗的评价偏低,其实这个皇帝老儿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在那样的困难环境下,保存半壁江山,使宋祚再续一百五十二年,实在不容易!(这个成功可能与赵家善待士大夫不无关系!)且不说他的书法、文字功夫也相当了得!

继续向上,心脏小有不适,成功登顶也就在克服不适的再坚持一刻:岭顶到了,一条大马路展现在眼前,左边是王化古村落,右边往平水镇,下去即日铸庙。这座庙很不起眼,对面的卫生间则属于原生态,就像内蒙草原上的那样。下去不几步就是下祝村,有一处老房子的门楣上,印着“履中蹈和”四字,传统文化尚存。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日铸岭下土菜馆”的广告,从锁泗桥入口做起,一直延伸在古道上,店门口则上挂着“上马石(上青古道驴妈妈土菜馆),承接各种户外团队”等内容的广告牌。店家对广告营销是用心的,用心当然是有效果的,下次我带单位“少共国际师”出征,必在此处大快朵颐。

从下祝村走到万寿山水库,看到大坝上人气很旺,队伍少不了上海人,“东方之花”却不见人影,想来远远落在后面。万寿山水库的水犹如兰若寺水库一般碧绿,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大兴水利”功在后人。

越万寿岭,到金渔村。村口一位农妇摆着大摊,兜售农产品兼营副食品饮料,设有桌椅,又在石块上铺上纸板,显然是承接驴友的。金渔村因金渔湾农庄出名,整个村子的旅游经济搞出了名堂,靠什么?区位优势之外,也许与文化建设有关。有意思的是,从朋友圈里看到,周一农教授恰于今日在金渔湾做文化方面的讲座。

在金渔村党群服务中心附近,看到一处老宅,保存尚好。有村民进来跟我说,“破了,你看门上的雕刻,毁于‘破四旧’!”细看果然,精美的雕刻已经失去了立体感!当年伟大领袖一声令下“破四旧”,毁了多少传统文化!中国人民为何不实行非暴力抵抗(不合作)?是否因为非暴力的抵抗,也要遭受专政的暴力?不如阳奉阴违,假毁真保护,就如保住兰亭御碑一样?

从金渔村登陶宴岭、直至新联村,走完上青古道的原计划被一个邀约电话打破。我急冲冲地离开美丽的金渔村,乘61路公交车回城。“金渔村”为何成功,“十里筠溪”等著名景点为何热不起来,这些问题,仍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