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杂思:吹哨人与告密者

以上虞为主战场的新冠病毒遭遇战、阻击战到了最吃劲的时候,也就是到了“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的时候!

在我能接收的信息范围内,某位干警在绍兴市监管场所律师群里发的一条信息是这波疫情的第一声哨子。7日上午8点42分,他发出一条信息:“12月1日以来去过绍兴市上虞区的人员请不要来所会见,请大家配合,谢谢”。接着,别的微信里看到“阳光假日”等关键词,我于是私询上虞籍同事,时间9点,“上虞好像有一例阳性”,这位同事这时才注意到上虞方向的一些信息。再接着,绍兴市监管场所律师群里一些同行上传一些非官方信息,监管干警忙声明纪律:“不信谣、不传谣”、“一切以官宣为准”。看来是特殊场所特殊岗位的人先收到情报,为了监管安全,吹了第一声不太响、也不便道明的哨子!

疫中杂思:吹哨人与告密者

什么时候吹响哨子,这是一个复杂、疑难、重大的问题!

上虞的80年代师范同学都被隔离。妹夫被任命为中共交投援虞抗疫志愿突击队临时支部书记,去上虞尽绵薄之力。妻子在柯桥区单位驻守,暂时回不了越城区的家。大家都在克服困难,都有各自的付出。民众感谢党和政府之外,应当体谅管理者的难处。管理者也要容忍民众的一些抱怨,尽可能解决他们的一些实际问题,让被隔离者和患者的处境更好一点。“相信群众相信党”的另一面就是“理解群众理解党”。

疫中杂思:吹哨人与告密者

(孙春兰副总理在上虞)

震旦的宋老师被学生举报,校方给予开除处分。举报的学生是否告密者?“环时锐评”认为这个学生是吹哨人。

我完整地听了宋老师的讲课视频。应该说,宋老师备课是认真的,但她的讲课犯了方向性错误。

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的判决书(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载)中,认定这场大屠杀的受害人数达30万以上。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也认定了“30多万”这个数字。日方对30多万的数字向来有质疑,问题是,对“被告”(“被告人”)的质疑,我们必须看清他的立场,即这个“质疑”用心险恶,其试图否定南京大屠杀,直至推卸战争罪责。30多万的数字,是否有必要和可能有名有姓地一一核实?须知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根本没有条件收集和提供一一对应的证据!人口普查登记、发放身份证件,那是新中国才开始做的事情。

疫中杂思:吹哨人与告密者

(谷寿夫受审)

疫中杂思:吹哨人与告密者

学生是举报人,也是告密者。宋老师的本意在于开展学术讨论,但她的表述不妥,易引人误解。无论如何,宋老师并没有否定历史真相,也没有违背民族大义。将举报兼告密的学生赞为吹哨人,纯属偷换概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