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泽大人丨二十年有余。

编者按:

泽大律师事务所里有偏才的律师众多,今天要出场的这位,小伙伴形容他是“舞文弄墨总有上,舞刀弄枪没有下”。他,仗义执言振臂高呼;他,温柔细腻醉心庭院美学。

毕业后回到杭州便加入泽大的他具备了两个典型:典型“泽大土著”:内敛、务实、针砭时弊;典型法律人发量,发际线比年龄着急。

一个典型的泽大人:仗剑走天涯(擅长资产管理),执笔写天下(曾写出泽大名篇《阿兰的故事》、《六年有半》)。

看他,就像武侠小说中走出的那位大侠,未等长发披肩,早已踏破鞋履,嬉笑怒骂,自在人间。

有请本期“美好泽大人”的主角登场!
灯光摄影music~

1999年,有两位侠士因一部武侠剧定五月约西湖会面,其中一位姓查名良镛,笔名金庸。另一位是央视制片人大胡子张纪中。那时的张纪中年富力强,刚拍摄完《三国演义》、《水浒传》,央视热播剧万人空巷。而当时评价查先生最准确的一句话“凡是有中国人,有唐人街的地方,就有金庸武侠小说”。也是那年的某个下午,査先生在接受央视的一个采访时曾说,如果有人能够将他的武侠小说拍得和《三国演义》、《水浒传》一样好,就愿意“一元钱转让”版权。这句话恰巧被张纪中听见,当时的张导正沉醉于査先生塑造的武侠世界,心中武侠情怀瞬间点燃。

于是,两人开始信函往来,在当年两人往来的函件中有这么一段:

查良镛先生大鉴:

您五月五日发来的传真已收悉。

您的第一部小说的电视剧专有改编权,仅以象征性的费用(人民币一元)转授给我们,您对我们的信任使我们感到十分荣幸。同时,我们也感到改编您作品的责任之重大。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一部让您及广大观众满意的“金庸作品”会隆重面世,并将为我们的长期合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就这样,古朴开阔的《笑傲江湖》横空出世,李亚鹏出演令狐冲,许晴出演任盈盈,画面鲜活,音乐古典大气,而一块钱版权转让费更传为佳话。如今《笑傲江湖》电视剧版权“一元转让纪念水晶杯”依旧存放于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马云的助理陈伟在《这就是马云》一书中回忆,当年马云找张导想出演风清扬这个角色但因为没有科班功底而放弃,而据张导回忆马云太过单薄。那一年我18岁,背上行囊只身一人北上求学,方向是北大法学院,耳边时常响起刘欢和王菲的《笑傲江湖》,心里想着任盈盈。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自1999年开始,一页页的侠义江湖文字转化成一幕幕武林英雄影像。从大气磅礴的《天龙八部》,诗意唯美的《神雕侠侣》,厚重古朴的《碧血剑》,二十年间张纪中拍摄了八部金庸武侠作品,是金庸武侠剧内地第一人。

●2001年 《笑傲江湖》主演:李亚鹏 许晴 巍子
●2003年 《射雕英雄传》主演:李亚鹏 周迅 周杰
●2003年 《天龙八部》主演:胡军 林志颖 高虎 刘亦菲 刘涛 陈好
●2006年 《神雕侠侣》主演:刘亦菲 黄晓明 杨幂
●2007年 《碧血剑》主演:焦恩俊 黄圣依 孙菲菲
●2008年 《鹿鼎记》主演:黄晓明 钟汉良 应采儿 何琢言 胡可
●2009年 《倚天屠龙记》主演:邓超 安以轩 臧金生 何琢言
●2014年 《侠客行》主演:蔡宜达 张嘉倪 李子雄 徐少强

张导曾说,查先生的小说成就了他的作品,也成就了他本人,同时成就了众多明星。查先生也客气的回应,自张纪中拍摄金庸剧后,全国各地刮起“金庸风”。

2003年,陕西电视台举办现实版的“华山论剑”,这是八十高龄的查先生第一次登顶华山,查先生说,虽然是第一次来,却像故地重游,好像南帝北丐东邪西毒中神通全部在场。张导跟查先生开玩笑地说:“你看我们从华山底下到华山北峰,还得坐缆车,要是真正的武侠他们早就飞上去了”,坐在缆车里的两人相视哈哈大笑。那一年中国闹非典,北京和香港最为严重,我远赴境外攻读法学硕士学位。

2015年张导获“德艺双馨终身成就奖”,被誉为“中国制片第一人”,拍摄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影视作品共700多剧集,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笑傲江湖》、《激情燃烧的岁月》等。那一年,我在杭州钱塘江边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时间转眼到了2016年,张导为查先生发起“不老的金庸92岁寿辰”,“韦小宝”黄晓明、“小龙女”刘亦菲、“阿朱”刘涛等明星艺人纷纷加入祝寿大军。在临别前,张导推着査先生的轮椅把他送到车前,抱着他亲了一下,查太太风趣地说,张导是査先生一生当中唯一亲过他的男人。谁曾想那也是张导和査先生最后一次见面。同年10月,香港著名演员夏梦去世,享年83岁。金庸笔下的黄蓉和小龙女都是以夏梦为原型,她是查先生的梦中情人,他曾这样形容夏梦的美“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才名不虚传”,对这段感情査先生很少提及,夏梦去世那一天查先生是怎样的伤心呢!

2018年,我和我的法律工作室成为张导及其影视公司的法律顾问,并为张导筹拍最后一部金庸武侠剧《飞狐外传》提供专项法律服务,还曾约定一起拜访査先生。然,同年10月30日,査先生在香港去世,享年94岁。那天张导悲痛提笔写下“人间百年再无知己,江湖千古永失大侠”。11月12日,张导、马云、黄晓明等赴港吊唁,当代武侠泰斗就此陨落。

曾有人问过我,査先生和夏梦同一天去世,他是不是去找心目中的小龙女了?我把目光移向窗外,远处是钱塘江,相隔不远但因雾霾看不清江对岸,我跟他说了这么一件事,就在2018年11月23日,我儿子即将一周岁,我外甥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而在同一天我远在北京学法律的同学去世,他已是北京某知名律所主任、北大EMBA课程教授、马航MH370事件律师调查团成员,钱塘江就像法律人的眼前江湖生龙活虎前赴后继。那天我复杂地写下“少年已长大,大侠已远去”。

至此,査先生和张先生第一次西湖会面,已二十年有余。查先生已远去,金庸的江湖还在。其实,二十年前的某一天,我路过杭州去往北京,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去西湖,那天偶有风过,或许你也在。

“眼前我这一生,麻烦之事天天都有。管他娘的,喝酒喝酒。”——《笑傲江湖》金庸。

诸位,许晴依旧还是许晴,咱也漂亮的再活二十年。

文/李敏(高级合伙人、银行与资产管理工作室)
2018年12月1日于杭州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