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大额借款(注明现金),没有转账凭证,能否获得支持的裁判标准

对于原告(出借人)主张的大额现金借款,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借贷事实是否发生。如原告(出借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达到民事诉讼“高度盖然性”标准的,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最高院:大额借款(注明现金),没有转账凭证,能否获得支持的裁判标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民申127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屈东森,男,1964年出生,汉族。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湖南福瑞德投资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湖南银日实业有限公司

本院经审查认为,结合屈东森的再审申请事由和原审查明的事实,本案再审审查的争议焦点为屈东森所主张的2210万元现金借款事实是否实际发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本案中,屈东森提交《借条》以及《债务情况说明》主张福瑞德公司借款本息为4987万元,但其仅有983万元转账凭证,其主张另外2210万元为现金借款,福瑞德公司并不认可。对此,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借贷事实是否发生。

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第一,屈东森称案涉2210万元共计37笔现金借款均在取款当天或者延迟一至两天的时间内亲自交付给王纪海,并且提供了取现记录,但银日公司提供了证据证明在屈东森陈述的多个时间段里王纪海并未在现金交付地点。第二,屈东森提交的2016年6月14日的《借条》载明,截至2016年6月14日,福瑞德公司现金借款金额共计2210万元。但是,根据屈东森提交的取现记录,却存在2016年6月14日之后多次的现金借款记录。第三,2016年11月5日王纪海以抢夺银日公司公章的形式在案涉《借条》《债务情况说明》中盖章,也侧面印证了《借条》的总额存疑。第四,从本案983万元的银行转账借款来看,尚不能评判双方形成了现金借款的交易习惯。第五,王纪海在公安机关的多次询问以及二审法院询问中均否认2210万元的现金借款,并多次陈述借款金额为1000万元。因此,屈东森提交的现金借款证据与其陈述、银日公司提交证据所证明的事实相互矛盾,不能达到民事诉讼“高度盖然性”标准。原审判决未认定屈东森主张的2210万元现金借款,并无不当。

综上,屈东森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屈东森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杨 蕾
审 判 员 刘少阳
审 判 员 高燕竹
二〇二〇年三月三十日
法 官 助 理 王智锋
书 记 员 黄慧航

(1)
上一篇 2021年11月24日 下午3:50
下一篇 2022年3月29日 下午6:1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