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法律新人的实习日记(5)

实习日记(五)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距离上次记录实习生活已有一段时日,倒不是因为忙得不可开交一点空闲时间都挤不出,只不过时常为工作之外的事情所累。于我而言,六月份的毕业季只是被繁琐手续、艳阳烈日侵扰的日子,没来得及感怀时光荏苒,也没有离别之悲,如其他普通的日子一般普通地流逝。

选择只身在远离家乡的地方工作就要面对由此带来的各种麻烦,疫情更使得这种麻烦程度增加。学校不像以前那样允许毕业生延期住宿,搬寝室的工作也因为不允许家长进校只得自己承担,从寝室到校门,三床被褥百来斤的衣物不知道来回几趟。两个月时间搬了三次家,退租、找房、和各种性格的邻居协调,这些琐事虽然容易,但短时间频繁的变动,以及和杂七杂八的毕业手续、工作上的问题混合起来,也足以让我心力交瘁起来。7月26日即将进行公务员考试,虽然对此本就不抱希望,只是借此机会回舟山看看同学老师,但朦胧中“或许可以考进”幻想总是挥之不去。实在没有心思准备,却心存侥幸,这或许是一切焦虑的根源,我也不可避免地陷入其中。日常摇摆于茶饭不思和暴饮暴食之间,不定期熬夜,就算是保持健身习惯的我也会患上肠胃病。况且,各种各样操心事也让我有段时间没有好好健身,一有时间就选择放空睡觉,或是报复性玩游戏。

明明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想去做,却不知道选择何事先做。似乎每一件事都那么重要,可又不急于求成,时常一件事还没有办完,就先为下一件事烦恼,在这种状态下连放松都变得很刻意。即便每日记录台账、为每件事做计划,但详细紧密的计划也导致另外的问题:某个环节出现状况之外的变化,哪怕事先留有余地也无法弥补,之后的行程又要重新安排。于是有那么一些时间,我都浪费在了如何计划之上,只知计划无法行动,这同时也在加剧焦虑。

回头看看这两个月,忙碌却没有取得什么能力上的进步,即便写了一些答辩状、起诉材料,也在更多地和当事人交流,可并没有从中获得新的感悟或者有“原来如此”的感叹。徐律师也比之前忙碌许多,没有多余精力来指导我们写的材料,完成任务以后紧接着又是下一个任务,很多经验没来得及消化吸收就步入了遗忘曲线。另一方面,我依然犯着低级“错误”,比如复印材料缺页、信息回复不及时、起诉状缺字漏字多次修改等。碰到的问题难题也往往是打印机反应不灵、金助理律师平台出现错误、法院检察院电话打不通之类令人郁闷的事。总是害怕弄错需要文件的份数,多次确认以后还担心有错误一遍遍反复查看,学习的时间便被这机械重复的工作排挤。

所幸的是,在紧凑的任务日程中没有出现真正麻烦的问题,没有因为细节上的失误耽误当事人委托的事项。没有烧脑的商战也没有惊心动魄的刑事案件,偶尔能接到有趣的案件操作起来也是稀松平常。平平稳稳地就这么过了两个月,期间零碎不成文的随笔躺在记事本里没有整理,如今自己也看不懂落笔时的心情。

时而追求平稳时而向往刺激,这可能也是大多数刚毕业学生的苦恼,自己也看不懂自己。正如刚来实习时,我就写过这个问题,当工作带来的新鲜感和趣味被逐渐磨去的我该如何保持热情?先前有了这份心理准备倒不至于涣散斗志,只是这几天难免不够专注。虽说是实习“日记”,但实际上我花了两三天来完成这篇文章,自知读起来的流畅性也相比之下大打折扣。是日记,更是反思。

看似恶性循环的低气压也总有突破之处。

昨天早晨,我向章老师借了两本书。我没有买书的习惯,因为借来的书更会让我有一种去阅读的紧迫感。借来的东西要趁早还,这种想法能很好地驱散怠惰,并且阅读时会花十二分精神去记忆书中地知识,或是激励我写下点书摘感悟来以防想不起来又无从寻找。讽刺的是,疫情期间自己买来的《圆圈正义》还没有读完,就先读完了从别处借来的四本书。什么都不想做、不知道想做什么,甚至玩也玩不自在的时候就胡乱地学习,哪怕学不进也没关系。我发现这种方法很有用,起先我翻开欧文·斯通所著的《丹诺辩护实录》,没有心情一句话都理解不进,横竖笔画在我眼中只是没有意义的形状,外国人冗长又奇怪的名字让故事情节更加不知所云。一遍读不懂就两遍,两遍读不懂就三遍,直到我的大脑重启语中枢的神经功能。一句话读懂、两句话读懂,接着就体会到故事的丰富有趣,不知不觉被带入其中,猛然间看到一两句恰到好处的鸡汤自然会有醍醐灌顶的感受。

时间在这之中不知不觉地过去。我平时也喜欢看动漫,日漫里热血中二青年常用的技能就是“让身体先动起来”,既然无心思考,那就干脆不要走心,自由发挥。反正大脑一时间不灵光,就不要为难它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