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是学法学的,作个法给我看看

一个法律新人的实习日记2

2020年5月3日 星期日 特别热

「听说你是学美术的,画幅画给我瞅瞅」

「听说你是学医的,什么时候帮我检查检查」

「听说你是学法学的,作个法给我看看」(???)

……

虽然用了夸张的表述,但不少人确实被这种“道德绑架”残害。尤其是我们年轻人,听到这些话从亲朋好友嘴里说出来简直是原地爆炸。个中原因自不待言。

即便这些话真的很让人不舒服,但我并不完完全全讨厌这样的情况。因为亲戚朋友之间,尤其是长辈,他们不知道如何找话题交流,很多时候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意外单纯,他们单纯地以为你对自己的专业很有兴趣,并且你很乐于展示自己的长处,他们交流的方法便显得笨拙起来,我想这是可以理解的。

其次,如果我们乐于从事自己的职业,这也确实是一种鞭策自己前行的机会。很多人说我是个不懂得拒绝的人,这个性格确实吃亏,有时候自己也很郁闷为什么如此作死。本性难移真是四字真言,既然改不掉只能去接受了。慢慢发现,浑水蹚多了也能在其中摸出点经验来,也便不再那么抗拒。或许吃力,但讨不讨好既要看自己主观意愿,也要看自己是否敢于突破。

特别对于律师行业,我认为交流上的艺术尤为重要。

今天的家庭饭局,我再次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痛苦:一个从小到大只见过三四次面的叔叔询问我关于自己投资公司的事。他觉得公司的发起人做事情很不人道,想问问我法律上是怎么规定的。

可把我吓坏了,很想告诉他我还是个孩子,我水平不行的,要是说错了那不是很糗吗!这时心里的另一个我又跳出来,什么都不说的话那岂不是很没面子,好歹是学过的,就算不精准,挑几个肯定的回答打个擦边球也能做到吧!

这该死的面子。

接下来就是所有律师害怕的场面,喋喋不休冗长而又毫无实质信息的故事出现了。大概就是自己投资了一个小咖啡馆,是个股东,那个公司发起人违反了合同上的约定,说好不找大股东又找了。也对小股东很差,还要求他们每个人在里面消费,打折力度还很低。在我听得昏昏欲睡之时,听到“要求消费”顿时打了个激灵。随着我的几次追问发现原来所谓合同只是水笔写的“协议书”;那所谓的“有限责任公司”,套着股东的名头,根本就是个普通合伙性质的企业。再加之叔叔口述中那个发起人的一些行为,我脱口而出:“我怎么听着那么像诈骗。”那个叔叔一下子瞪大眼睛提高音量:“我之前合同给了一个卖保险的朋友看,他也说是有点像诈骗!”然后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随着故事细节的展开,“股东知情权”“违约责任”“公司章程”“诈骗罪”一堆既熟悉又陌生的知识点来了又去,现在的我还是没办法好好整合这些内容。虽然我没办法提出一些建议,当然也没必要,但我能够指出一些关键问题引起叔叔的共鸣,让他在听了我的描述后频频点头也算是学有所用吧,获得长辈的认同还是很开心的一件事。

深刻体会到如何敏感地抓住跟法律有关的内容,引导当事人讲出关键信息需要大量练习。而要做到提供切实有用的建议和分析又需要数次渡劫。徐律师说,律师最重要的是帮他人解决问题,它是一个服务行业。我很喜欢的罗翔老师也反复强调,处理问题要时刻保持着朴素人的情感去看待事情。实务中最常见的就是小额纠纷,我们所学习到法律知识常常有心无力。走诉讼程序耗时耗力又存在风险,忍气吞声又实在不甘。有时候几千块钱的工资,可能就是一个劳动者的一切,有能力的律师往往没有精力也不愿意去接受这份委托。最终这些纠纷矛盾常常变成一个个小故事,在茶余饭后的闲谈中化为当事人的一声叹息,便消散而去。

我喜欢听各种各样的故事,也想把自己听到的、看到的快乐或是苦难记录下来。或许法律行业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对于同一个精彩的故事,我们能够看到潜在表述之下的另一个版本。就好像潜水时,当你突破了那层温跃层,会进入到另外一个色彩缤纷的奇妙世界。并且未来的故事,可以由自己来书写。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