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法律新人的实习日记(3)

实习日记3
2020年5月20日 星期三 晴

5月20日,这是一个看似平凡又有点不普通的日子。
这一天,有不计其数的俊男靓女在民政局里喜结良缘。
这一天,有成百上千对老夫老妻在律所咨询离婚意见。

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对现实婚姻的惧怕都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独生子女的我们渴望获得一段旗鼓相当的感情,也担心自己没办法照顾好家庭。很多长辈会说这是没有责任感的表现,但其实是我们这一代人深知撑起家庭的不会是豪情万丈的责任感,而是事业能力,经济实力。缺乏的不是责任感,而是信心,一种对自己的信心,对他人的信心。面对如今五彩缤纷的娱乐生活,快乐源泉不再限于小小家庭,有很多人比起不相信另一半会忠诚,更不相信自己会一厢情愿守着对方;也有些长辈会说自己那个年代的婚姻维系是如何如何困难、自己是如何如何坚韧,可是教育我们的是上一辈人,作出溺爱行为的是他们,抨击下一代不堪一击的也是他们,这种矛盾我至今还不能够理解。他们努力改变生活的样子,声称是为了孩子不再经受类似于自己的苦,可如今孩子学会了让自己不受苦,又觉得孩子的品质有所缺失。

离婚纠纷,这种涉及各种人身权利、社会伦理道德的矛盾一直以来都是最没有稳定性的纠纷之一。床头吵架床尾和,或许今天提着刀来律所吵架的夫妻,第二天就含情脉脉地牵着手,到你面前与你道别。

疫情期间,有段子说离婚案肯定会增加,毕竟关在一起天天吵架。虽然我没有通过大数据去统计,但就我所处的律所接受到的咨询情形来看,数量确实有所增加。有突然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有自己太穷不忍心拖累妻子的、有对家暴忍无可忍的……疫情导致很多人失业、企业破产,随之而来的就是家庭矛盾。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生活都过不好何来精神食粮。

我趁近期接触离婚案情较多机会,看了不少审判观点,也对一些令人头大的婚姻家庭类的案件做出了检索报告,归纳总结律师实务中可以对当事人提出的一些意见。包括相关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约定财产协议效力认定、子女抚养权问题等。婚姻类案件的复杂之处就在于,每个案情的细节都会影响到判决结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法官会通过对夫妻双方的交流认识,根据每个人或许财产上或许性格上的综合观察作出判断,如此一来在判决过程中相对其他类型案件,难免具有更强主观性,流传之间就会出现“同案不同判”的情形。

这些判断当然并不会偏离朴素情感中的道德观念,可又要把握道德和法律之间的界限十分有难度。“不要试图跟女朋友讲道理”、“家庭不是讲道理的地方”,这些话不那么值得肯定却也在说明一个事实:情和理并不具有等价替换的功能。对此我们要清楚,自己经办的是诉讼程序,当事人前来咨询的是律师而不是居委会,我们是律师不是法官,对于某一个案件我们要有属于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即便存在两种都有可取之处的相反观点。当事人想要的是专业上的决断,而不是摸棱两可和稀泥式的话语,我们可以在语言态度上委婉表达,但不能显得自己毫无“技术性”可言。

身为一个女生,面对家庭方面的纠纷我也一直抱着“以和为贵”的精神,觉得促成夫妻和解才是最大的胜利。但也逐渐发现这种想法过于天真,我凭什么私自认为永远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选择?或许两人分开能获得更好的生活,会找到更适合自己的人。好、或者不好,或者说得更宽泛些,我们所站的立场是否正义其实没有人能得出答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除非死亡降临,有关生活的故事永远在不停前行,永远在发生改变发生反转。作为他们人生中的短暂过客,我们没有能力去评判他人幸福指数,也没有必要。此时此刻,如果法律能够保护他们在人身上、子女上、财产上、子女上最后的权益,就要摒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理,同时保持客观视角切忌对事实进行添油加醋。

恪尽职守,在法律层面上谨慎严格地完成当事人想要达到地目的,哪怕是情绪化的、不那么理智的要求,也要尊重那一份只要不违背法律法规的意愿,用专业精神去体现那一份相对的正义才是最好的做法。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