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亡命“顺风车”,平台是否担责?

日前,深圳大学生小王乘坐“一喂”顺风车回校途中,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引发社会关注。泽大所合伙人金婧律师受浙江经视脱口秀节目《茅莹今日秀》邀请,对日前发生的案件与“顺风车平台”乱象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与看法。

事件回顾:

遇难的小王今年19岁,在广州一所大学读大一。今年2月28日,他在 “一喂”顺风车平台上预约了一辆小车。3月1日上午,小车司机陆某安搭载了4位顺风车乘客,从深圳一同前往广州。不料,行驶至沿江高速东莞段时发生意外。

交警方面出具的事故认定书显示,顺风车司机陆某安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是造成事故的一个原因,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王先生称,目前,陆某安已被警方拘留。

然而在事故发生之后死者家属却发现,这笔网约车的订单被取消了。据车上乘客介绍,他们均是通过顺风车软件平台发布的出行信息,随后司机逐一与乘客联系并约定拼车出行。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乘客均表示,是在司机的要求下,取消了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订单并另报高价。

通过查询儿子手机的通话记录、软件使用情况等信息,王先生发现,小王是通过一款名为一喂顺风车的软件发布的出行信息,而且这次约车出行并没有在平台上走完完整的预约、支付及完成出行的整个正常流程。

事故发生后,死者父亲王先生一直通过多种途径联系一喂顺风车平台,想要了解事件详情,但对方都无回应,“要么不接电话,要么接了电话说不关我事”。而王先生所注册的平台账号也被封掉,理由是“妖言惑众,扰乱平台秩序”。

王先生称,在得知儿子出车祸以后,家属急于了解事件详情,但打电话给平台客服,“第一次说要将事情上报给相关主管,第二次不接,第三次又说不关他们的事,让找交警。”

随后,记者探访了位于杭州余杭区的涉事公司一喂科技。公司法人代表回应记者称,公司仅提供了合乘信息,对意外事故不承担责任。

同时,该负责人表示,用户在平台注册、发布订单到出行,都有相关提醒,平台严禁私下交易的行为。如有发现私下交易的行为,无论是车主还是乘客都将被列入黑名单处理。

公司法人代表樊伟说:“我们感到很痛心、很愤怒,同时感到很无辜。但若司机平台在乘客发单、付款真的线下交易,平台也无能为力。由于取消交易后没有视频监控,想要监管也很难。”一时间引起社会关注。

司机取消订单私下交易,顺风车平台是否需要承担责任?

表面上看,这是一宗顺风车平台对乘客的安全保障义务的纠纷,但一个细节值得注意,那就是乘客事实上是与司机达成了私下出行的合意,并取消了平台订单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平台到底负有怎样的责任?责任范围又该如何界定,着实难以判断。

在本案中,金婧律师表示:由于乘客取消了订单与司机私下交易,解除了乘车人与平台之间的居间合同,无法以合同形式追究平台责任,对其自身在法律上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对于亡命顺风车这样惨痛案件的再次发生,除了正常的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以及相关法律、司法流程受到关注外,“一喂”顺风车以及相关网约顺风车的运营、管理、安全情况与责任也再一次受到大众的关注,而且在社会媒体的调查下,也发现了诸多的行业乱象。

不仅媒体在暗访过程中经历司机额外喊高价的事情,金婧律师称曾遭遇此事。而对于目前顺风车的安全保障实行难,监管该如何划定和实行的问题上,金婧律师也有自己的分析。

所谓私人小客车合乘,即我们常说的拼车、顺风车。尽管由于发生多起安全事故,但其实对于顺风车业务,国家层面一直是持鼓励态度的。

2016年7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指出:“私人小客车合乘有利于缓解交通拥堵和减少空气污染,城市人民政府应鼓励并规范其发展。” 但是在业务的开展过程中,顺风车逐渐跑偏变味,其目的不再是缓解交通拥堵和减少空气污染,车主跑顺风车也不再是寻求分担部分出行费用,而变成了以营利为目的的道路运输经营行为。

然而,目前“顺风车”的法律监管依然处于空白阶段,相关运管部门已经注意到网络上的舆情,接下来会对顺风车公司进行调查并加强监管。同时也希望网约顺风车能够真正从行业层面得到有效的规范与管理,让顺风车回归“顺路”本质。泽大所金婧律师也在节目中强调,大家应当认真考虑行为背后产生的法律后果,提高自我保护的意识。

本期完整节目已于昨日晚21:55在浙江经视(ZTV-3)《茅莹今日秀》播出。

金婧 律师,泽大所合伙人,刑民交叉工作室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