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师爷出绍兴,古代第一律师帮

在中国封建官场上曾经出现过一帮人,他们虽是文人,但却掌握着一般文人难以掌握的、在科考中也不可能涉及的某一方面的专业知识;他们虽无官职,但却是地方行政团队中身居幕后的二号人物;他们参政而不主政,佐治而不主治,这就是被人们称为师爷的一个社会群体。而其中最具代表性当属“绍兴师爷”,或许是因为绍兴人具有精细严谨、善于谋划的特点,干起师爷之职游刃有余,曾有“无绍不成衙”之美誉。

师爷按其职能可以分为刑名、钱谷、书启、账房等许多种,其中处理刑事、民事案件的刑名师爷最为重要;位列其次的是钱谷师爷,这是因为财税也是考量一个地方官员政绩的重要方面,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根据政务需要起草上呈下达的文稿是书启师爷的职责;再有就是负责银钱出入和礼尚往来的账房师爷。

师爷群体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必须具备一些特殊的生存智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掌握好人际关系中的分寸感,在和上级官员、下级衙役、同乡师爷、地方财富阶层的交往中不断权衡,不断寻求权力空间,他们堪称是方法论的商手。

俗话说,行有行规,道有道规,师爷这一行业也有它自己的职业道德,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幕道,归结起来共有五条:

第一,“立心要正”,就是必须心存正直,做事不存私心;
第二,要“尽心尽责”,从公而言,师爷是为国家做事;从私而言,是为主官效力,于公于私都应该忠心耿耿。
第三,要“尽官敢言”,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要是有利于公事有利于主官,不管对方愿不愿听,都要敢说。
第四,要“勤事慎事”,不但要勘于办事,不偷懒,而且要审慎从事,不草率下结论。
第五,就是“不合则去”,如果主官不听劝告,执意做贪赃枉法之亭,就不能与之同流合污,应该拂袖而去。

正是这最为特别的最后一条,注定了师爷的一生必定与颠沛流离、生活凄苦相伴终身。绍兴安昌著名师爷许思湄曾在其所著《秋水轩尺牍》中这样描绘自己的生活:“为幕半生,辗转万里,惟留半担琴书,一肩风雨,做东西南北之人。”鲁迅先生曾经为绍兴师爷说过这样的话,我们绍兴师爷的箱子里总放着回家的盘缠,合则留,不合则去,这是绍兴师爷傲岸自尊的丹气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