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非诉律师的业务八卦

1.非诉律师的生物学特性

非诉律师,又称商业律师,原产自欧洲大陆,后向北美迁徙,因为北美大陆没有律师的天敌——封建官僚,于是在那里大量繁殖,种群数量在一百年间翻了数万倍。非诉律师的栖息地通常在大都市的钢铁丛林中,寄寓于各CBD的甲级写字楼中,交配季节是,well,一年四季。

在漫长的进化中,非诉律师为了应对长时间的文案及脑力工作进化出了特殊的生理构造,如硕大的头颅,粗壮、柔软灵活数倍于常人的颈椎和腰间盘,宽大、适宜久坐的髋部,还有一些非诉律师的独特亚种,出生时就是老花眼,以便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慢慢近视。雄性非诉律师,通常被冠以“X律师”的称呼,X为其家族代号;雌性的非诉律师,则通常被宽泛地称为:女律师。非诉律师通常为父系社会,偶见以女律师为首领的母系家族。专门研究非诉律师的动物学家们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在母系非诉律师社会中,每每家族首领进入发情期或性激素衰退期(俗称“更年期”),种群中雄性非诉律师的病、死率往往出现大幅上升的情况。

非诉律师不从事生产,那么,他们究竟是以何为生的呢?这个问题困扰了动物学砖家们长达两个世纪之久。直至生物学大发展的21世纪,人们才知道,原来非诉律师寄生于一种独特的主要由银行家、投资客与企业主构成的生态系统中,依靠重复吸收上述三者的排泄物维持生命所必须的养分。

2.黄鼠狼和鸡的那些事儿(非诉律师的日常)

有只黄鼠狼擅闯鸡窝,把鸡给吃了,或者先奸后吃,那么公安系统就得抓他,检察系统就也要起诉他。检察提起公诉的,叫做刑事案件,负责为刑事案件中的被告辩护的律师,叫做刑事辩护律师。如果黄鼠狼一口没把鸡咬死,给咬残了,或者压根没有咬鸡,只是骗走了两个蛋,那么鸡的权利受到侵害,就要到法院去告黄鼠狼,提起侵权之诉,要求返还鸡蛋,赔偿医药费若干,以及与子女(将来的)分离所导致的精神损失若干。这个时候呢,代理鸡的以及为黄鼠狼辩护的律师,叫做民事诉讼律师。刑事辩护律师与民事诉讼律师统称诉讼律师。

知道了什么叫诉讼律师,非诉律师就好理解了。比方说,黄鼠狼既不吃鸡,也不去偷鸡蛋,只是要去给鸡拜年——当当当!这下终于轮到非诉律师粉墨登场了(快去补下妆)!为了黄鼠狼与鸡社会各界春节团拜活动的顺利进行,黄鼠狼方面请了某一律师事务所的蜜獾律师作为他的律师,鸡方则请了某二律师事务所的皮皮虾律师来代表他们。蜜獾和皮皮虾两位律师的任务就是为双方委托人起草一份文件——《关于臭鼬寰宇投资有限公司与Chicken First (Cayman) Holdings Limited就黄鼠狼给鸡拜年及其相关事宜之合作框架协议》。

这份最终将会长达200页的协议里究竟要写些什么呢?黄鼠狼在聘用了蜜獾律师之后的第一次电话会议中指示如下:“我的目的就是把这群傻鸡吃的片甲不留,连蛋都不给他剩一个!而且在I’m done以后,我不要他能来sue我!Understand?要我来赔偿、indemnify什么的——No!。我们背后的investors都是非常有背景的high-net-worth黄鼠狼,我不想要any troubles。You got me?其他的你们去和对方律师搞定,I don’t care!”什么,又听不懂了?对不起,黄鼠狼不说人话,你能听懂才怪呢。

鸡则比较和蔼可亲,把皮皮虾律师召到本公司会议室来,说:“皮律师,久仰久仰!我们找您真是找对人了。听说上次你帮果子狸打名誉官司,果子狸很满意?这次我们也全得靠您了!黄鼠狼可不是好对付的。”

皮皮虾抚须笑道:“好说,好说。那场官司真的是打得很艰苦,也很精彩!最后一直打到最高院,算是把案反过来了!客户最后也很满意。这事儿您是听果子狸说的?”

“可不么!我俩原来在市场里老好了。唉,可惜啊,都给扑杀了。”鸡“格格”一笑,话锋一转:“但是您也知道,我们小公司,这个费用嘛……”(此后略去砍价过程一万余字)。

周一鸡狼双方开过kick-off meeting,某一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合伙人蜜獾律师就派遣手下律师小浣熊一名、律师助理星鼻鼹鼠三名开始对鸡窝进行尽职调查,以免他的委托人去拜年的时候中了埋伏。对的,某一律师事务所廉价聘请了大量的鼹鼠来做律师助理。为什么?还能为什么,能熬夜呗!

尽职调查结束后,双方律师开始起草协议,委托人鸡和黄鼠狼也会参与重点条款的谈判(比如鸡要拿出多少个蛋来作为团拜时的茶点,黄鼠狼要拿多少红包出来捐建新鸡舍等等)。此处有一个对于剧情发展非常重要的商业惯例:在进行商业谈判的时候,双方委托人当然是可以直接沟通的,双方的律师也可以直接沟通,但是,一方的律师如无特别授权,不可以越过本方的委托人和对方的律师直接与对方的委托人沟通;相应的,如无特殊情况,一方委托人也不应该越过对方委托人和本方律师直接和对方律师沟通。原因在于,律师只对并且应该只对自己的委托人负责,保护其利益,如果与对方委托人私下接触,容易产生利益冲突,好比说,让蜜獾直接去跟鸡打交道,可能就在皮皮虾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鸡给诓了,而黄鼠狼直接去找皮皮虾也会令皮皮虾有瓜田李下之嫌——谁知道他是不是偷偷地就把鸡给卖了呢?所以,无论律师自己去找对方委托人,或者委托人自己去找对方律师,都是非常忌讳的行为,略有职业素养的人都不会犯这种错误。

但这是后话,眼下黄鼠狼、鸡、蜜律师和皮律师都是十分有商业道德的人,不曾玩什么猫腻,合作协议尽管复杂,但也顺利签署了。这份长达200页的协议里都规定了些什么内容呢?核心内容只占了不到半页纸:黄鼠狼将于2014年春节去给鸡拜年,黄鼠狼负责出红包若干万元以援助鸡舍建设,鸡负责出鸡蛋和鸡蛋糕若干招待黄鼠狼,并且自2014年起的三年内,鸡每下三只蛋,有一只归黄鼠狼。那剩下的199页半都是些什么内容呢?我来跟您说说啊。比如,从24页到78页,这是鸡的“陈述与保证”条款(Reps & Warranties),鸡要对签约时自己方方面面的情况进行保证,如本公司的股东均为优质北美白羽鸡,生长过程食用全天然谷物,未超规使用抗生素,肉质鲜美,卫生安全,营养丰富……(鸡:麻痹的,我为啥要保证我自己好吃啊!黄鼠狼不是来拜年的么!蜜獾:鸡总您别激动,这都是标准条款来的,我上次做黑毛猪的项目,猪董也都是同意这些条款的。)又比如,从106页到127页,这是黄鼠狼的承诺条款(Covenants),对拜年时的各种行为加以承诺,比如第11.24条规定:“未征得鸡方代表的事先书面同意,任何黄鼠狼都不得擅自进入鸡舍。”又比如第11.78条规定:“任何黄鼠狼都不得在未征得鸡方代表事先书面同意的情况下,在鸡舍方圆500米的范围内放屁,否则黄鼠狼方应按照本协议第24.3条的规定对鸡方进行补偿。”

看到这里,您对非诉律师的日常就有了一定了解了吧。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4008900102ehbt.html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