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2018年的最后一场雪致敬2019

以2018年的最后一场雪致敬2019

文/ 赵健

2018年的最后一场雪如约而至,在一片银装素裹之下,2019年就这样到来了。从2018年裹挟而来的寒流在2019年将烟消云散,或者只是更大寒潮的序幕?也许我们现在都没有答案。

但有一点是几乎可以肯定的,2018年注定将成为我们这个大时代值得镌刻的一年,而作为律师,这一年里,微观层面的工作与整个大气候和宏观环境同震共鸣更是我最深的记忆。

进退之间,有容乃大

2018年1月20日,我负责的一个谈判历时一年的并购项目交割工作全部结束。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将自己在中国境内最后一家合资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中方股东,彻底退出中国市场。这一天,正好是美国第45届总统特朗普任职一周年,关于中美贸易争端升级的报道正逐渐喧嚣尘上。

有退出也有进入,我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并购项目在11月完成,一家全球500强企业收购杭州一家贸易公司51%股权,几百万人民币的净资产,数百万的净利润,但公司估值超过2亿人民币,据称是该公司近年全球收购的最高估值。

从我的观察看,这个估值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对中国完整供应链和中国市场的客观评价和乐观预期。

或许是巧合,2018年我的第一个并购项目隐约透出单边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趋势;而这一年我的最后一个并购项目,恰又体现出在全球经济秩序重新调整过程中,中国制造和中国市场仍然仍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进退之间,有容乃大。

市场出清,良币驱逐劣币

2018年,我服务的一家民营新三板挂牌企业营收、利润实现了接近100%的同步增长,在实体经济整体下行的大背景下,格外亮眼。

这是一家规范经营的化工类新材料企业,前几年在大量小规模,不承担任何环保成本的同类企业冲击下,经营压力非常大。在自“环保风暴”以来,这批乱排乱放小企业纷纷关停,规范经营、合规运行的企业开始取得竞争优势,逐渐扩大市场份额。我的客户告诉我,他唯一的担心是:国家严抓环保,能否持续下去?但无论如何,一度野蛮生长的中国经济正在回到正确的路上。

实体经济,负重前行

2018年12月的一天下午5点左右,我站在一个客户的车间里,周围一片寂静。在我的印象中,这是近10年来,我第一次感受如此安静的车间,没有机器的轰鸣没有工人的忙碌。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开始体会经济下行的阵痛或者长痛。2019年会怎样,有人说2019年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希望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社保入税,生态调整

2018年下半年以来,关于社保入税的话题受到广泛关注,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各专业机构提供各种关于社保入税主题的培训、讲座、论坛,企业主们惶恐不安。我的一个客户2018年实现净利润大约700万,但据说如果社保缴费金额调整的话,一年新增费用780万,按他的说法,如果真要调整的话,只能要么大量裁人要么关门歇业了。当然,从近期国务院和税务总局的表态和文件来看,短期内这种恐慌似乎还不至于成为现实。

但从长期来看,以此为契机,企业用工机制可能会开始发生变化,相当一部分原本单纯雇佣式的劳动关系很有可能向合作型关系转变,这未尝不是一种进步。

2018年的最后两天,江湖仍很热闹,最高法案卷失踪事件的真相还有待理清,但已经部分公开的相关案件本身却多少让我们感受到保护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合法权益的工作已经走在路上,关于民营经济何去何从的讨论希望在2019年不再成为话题,也希望刘强东们不再成为话题。

行文至此,2018年的最后一场大雪已经渐渐停止,2019年的雪会更大吗?

作者:赵健 律师,高级合伙人,企业并购工作室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