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互联网法院十大典型案例:网络游戏服务协议效力与网络服务提供者性质的认定

沈某诉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网络服务合同纠纷案

——网络游戏服务协议效力与网络服务提供者性质的认定

裁判要点

网络游戏运营商对游戏玩家利用游戏漏洞或Bug的处罚条款属于违约条款而非加重对方义务的格式条款,应认定为有效。应赋予网络服务者、网络游戏环境的管理者和维护者对不遵守网络秩序和不履行义务的游戏玩家相应的处罚权利,以维持良好的网络秩序。

基本案情

被告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系网络游戏《XX》的运营商。原告沈某系该游戏的玩家,其游戏账号为shen4404249@163.com。沈某为该账号充值12000多元,并花费10余万元购买游戏道具。2017年5月5日,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在其论坛发布公告,以沈某“利用游戏bug所得估算价值超过(包含)99999天币”为由,将沈某的上述账号“永久封禁”。后沈某多次要求被告解除封禁未果。沈某认为其账号及账号内角色等级、所持有的游戏道具,系其通过花费大量精力练级,并充值1万余元、投资10余万元购买游戏道具所得,具有价值属性。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随意封禁账号的行为,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其诉至法院,要求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解除对其上述《XX》游戏账号的封禁,并归还游戏道具,同时赔偿其已充值的费用人民币12000元。

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辩称,1.沈某在注册网易账号及在进入游戏前,已阅读并勾选同意游戏条款、玩家守则,上述协议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2.上述协议明确约定了沈某的用户义务,禁止在游戏中实施直接用bug或程序漏洞扰乱游戏秩序,或利用bug漏洞以达个人目的的行为;3.沈某在游戏中利用bug,其案涉游戏账号目前十件装备均达到极限属性,正常玩家达到此属性的投入需超过100万元人民币,而沈某实际消费仅1000元左右;4.根据沈某、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协议约定,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可对沈某利用游戏bug的行为处以封停账号的处罚;5.在封号处理前,沈某账号实际余额折算人民币252.8元,其诉请赔偿12000元,没有依据。综上,沈某在已经知晓《XX》游戏的相关用户义务及游戏规则的前提下,多次利用bug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有权根据协议约定对其账号进行封禁,收回道具并停止交易,沈某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裁判结果

该院于2017年7月24日作出民事判决:驳回原告沈某的全部诉讼请求。宣判后,沈某不服,提起上诉。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27日作出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对沈某作出永久封号的处罚是否合法有效。

(一)关于双方协议约定是否有效的问题。沈某主张,《服务协议》和《玩家守则》的有关约定,违反了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上述协议约定玩家的报告bug义务,明显加重了沈某的义务,沈某无能力发现和定义bug,是否是bug也存在异议,被告作为运营商可以监控到bug但是没有履行义务。

首先,从协议的内容来看,《玩家守则》重点不在于约定玩家有报告bug的义务,重点在于约定玩家应履行禁止利用bug的义务。根据权利义务相对等的原则,若沈某不履行禁止使用bug的义务,则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享有对沈某作出相应处罚的权利。其次,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处罚沈某的依据不在于沈某未履行报告bug的义务,而是因为沈某利用了bug。事实上,沈某如果发现了bug,只要避免使用即可,其即便不向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报告该bug,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对沈某发现bug但不予报告的情形也发现不了,更不用说要求沈某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或者处罚沈某。玩家不履行报告义务,并不会给其带来不利后果。只有利用bug,才需要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故,相关协议中的“报告bug义务”实际上并没有加重玩家的负担。再次,《服务条款》及《玩家守则》中关于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享有处罚沈某权利的约定是否有效的问题。网络游戏的运营商,不仅是网络游戏服务的提供者,也是网络游戏环境的管理者,对不遵守网络游戏秩序和不履行网络游戏义务的用户享有相应的处罚权利才能真正使网络游戏的服务提供者维持良好的网络秩序。且,类似约定已经成为整个网络服务合同的通行惯例,因此案涉《服务协议》及《玩家协议》的相关约定并不违反法律的相关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因此,案涉《服务条款》及《玩家协议》的相关约定并不违反法律的相关规定,应属合法有效。

(二)关于沈某是否利用了bug及是否明知bug。从沈某在案涉游戏中的级别来看,其系资深玩家,对bug的认知程度应当高于普通人。而且,沈某在在游戏论坛中发表“这个bug,先不要说出去”的言论,可见沈某对自己使用了 bug是明知的,且对于在游戏中禁止使用bug也是明知的。

(三)沈某利用bug的行为是否情节严重。从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后台监测数据来看,沈某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使用bug多达22次,使自己十二件装备中的十件的精炼觉醒属性值均达到满级状态。沈某在明知系统存在bug的情况下,依然故意、多次、反复使用该bug,应视为情节严重。综上,沈某认为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违约,要求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解封账号并进行赔偿的诉讼请求,理由不足,应予驳回。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