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互联网法院首创司法区块链上线

今天,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上线运行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成为全国首家应用区块链技术定分止争的法院!

啥是司法区块链?

司法区块链让电子数据的生成、存储、传播、和使用的全流程可信。

该区块链由三层结构组成:

一是区块链程序,用户可以直接通过程序将操作行为全流程的记录于区块链,比如在线提交电子合同、维权过程、服务流程明细等电子证据;

二是区块链的全链路能力层,主要是提供了实名认证、电子签名,时间戳、数据存证及区块链全流程的可信服务;

三是司法联盟层,使用区块链技术将公证处、CA/RA机构、司法鉴定中心以及法院连接在一起的联盟链,每个单位成为链上节点。

通过整体的完整结构,能够解决互联网上电子数据全生命周期的生成、存储、传播、使用,特别是生成端的全流程可信问题。

司法区块链可以解决哪些问题?

互联网行为中,电子数据在生成时仍存在各种问题,如证据分散、不完整或弄丢了;存储在侵权者设备里的证据被伪造或篡改了;电子证据的时间被机器重新设置,从而导致失去法律效力……

这些都会导致起诉人难以将维权进行到底。这一关因此被称为涉网审判的“最后一公里”。

那么,司法区块链如何解决以上这些问题呢?

杭州互联网法院常务副院长王江桥解释说,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可以通过时间、地点、人物、事前、事中、事后等六个维度解决数据“生成”的认证问题,真正实现电子数据的全流程记录,全链路可信,全节点见证。

以网站侵权为例:

当事人打开司法链的区块链程序,通过实人认证的核验,即可开启整个的区块链程序记录模式。当事人搜索引擎搜索侵权的网站,点击侵权网站,在侵权网站上打开侵权作品,用户下载、保存侵权的作品,整体流程包括取证的流程都通过哈希值进行了完整记录。

此处插播一个小知识:

哈希值即为散列函数,是一种从任何一种数据中创建小的数字“指纹”的方法。散列函数把消息或数据压缩成摘要,使得数据量变小,将数据的格式固定下来。该函数将数据打乱混合,重新创建一个叫做散列值的指纹。散列值通常用一个短的随机字母和数字组成的字符串来代表。好的散列函数在输入域中很少出现散列冲突。在散列表和数据处理中,不抑制冲突来区别数据,会使得数据库记录更难找到。

起诉时,当事人在杭州互联网法院诉讼平台上提交起诉申请,进行实名认证,实名认证成功后即可关联查看已经存证的侵权记录,并可直接提交证据。

随后,系统会自动提交侵权过程的明文记录,杭州互联网法院系统核验本地机器上区块链中的哈希数据,进行明文和哈希的比对,比对通过则生成证据链;比对不通过则该条证据失效。这样就串起了整个的侵权证据链,保证了电子证据的真实性。

为什么要运行司法区块链?

王江桥副院长给出答复:“我们通过互联网法院发起这样一个司法区块链,意在通过电子数据的可信从源头解决。目前互联网纠纷,只要纠纷当事人能提交完整可信的证据,在链上机构的见证下,很多纠纷就不必再到法院,双方直接就能协商解决。通过这样一个司法区块链,规范了互联网行为,对互联网空间治理可以说是根本上的改变,运用了互联网思维,将单纯的管理变成了涉网人群的相互制约和共同治理,这也是杭州互联网法院试点改革的目标和方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