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力宏深、佛恩广博”的香港大律师——胡鸿烈博士

绍兴法律人之绍兴籍法律大家系列前言

身为法律人,自然关注绍兴籍的法律大家,一方面可以生出些许地域自豪感,另一方面能够鞭策自己向先进贤达学习,以效法于万一。

绍兴是出师爷的地方,清季的师爷幕僚群体,确实以绍兴籍人士居多,故形成响当当的“绍兴师爷”名号。绍兴市柯桥区安昌镇辟有绍兴师爷馆。历史上名气最大的绍兴师爷当数萧山由幕入仕的汪辉祖。绍兴人汪精卫为何讲一口粤语?汪精卫的爷爷去了广东做师爷。师爷中的刑名师爷,无疑是早一代的法律人,钱谷师爷等实际上也是当代政府法律顾问的雏形,大体在今日律师的执业范围内。

肇于地灵,当代绍兴人从事法律职业蔚然成一家的不少,例如香港大律师胡鸿烈、法史学家俞荣根、民法学家孟勤国、经济法学家应飞虎、刑法学家劳东燕等等。为了让绍兴法律人更好地了解绍兴籍的法律大家,从而为自己的法律职业道路增添几分前行的动力,笔者拨冗写出系列文稿,以飨同行。第一篇写出入法庭只为办学的香港大律师胡鸿烈博士。

“法力宏深、佛恩广博”的香港大律师
——记胡鸿烈博士

我每次登会稽山香炉峰,经过南天竺牌坊时,必伫望胡鸿烈博士亲题“佛恩广博人杰地灵千古迹,法力宏深民康物阜万家春”的楹联许久,膜拜这位最杰出的绍兴籍法律大家。

胡鸿烈、钟期荣夫妇

“法力宏深、佛恩广博” 正是香港大律师胡鸿烈一生的写照。

胡鸿烈先生,1920年1月15日生于绍兴市柯桥区州山项里。胡博士自小到大直至到老,绝对是学霸一枚,江郎才不尽。9岁读小学,考中学时在浙江省3.5万名考生中名列榜首,先后就读省立绍兴中学(即绍兴一中)、杭州高级中学。1942年从重庆中央政治大学外交系毕业。1944年,国民政府举行全国高等文官考试,胡鸿烈夺得外交官考试的“状元”,武汉大学法律系第一名毕业的湖南人钟期荣则摘取了司法官考试的桂冠。在接下去为期半年的岗前培训中,两个学霸成了恋人。1945年11月,两人结为夫妻。此后,钟期荣成为民国第一位女法官。

胡鸿烈担任外交官的时间不长,上个世纪40年代末,即与妻子一起赴法国留学,均获得巴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胡鸿烈后来又赴英国,获得伦敦大学中殿大律师衔。英国有林肯、内殿、中殿、格雷四大律师会馆,培养出来的都是牛人。

1955年,胡鸿烈携妻儿归国定居香港。才华出众的胡鸿烈很快在香港律师界崭露头角,成为香港第一个华人大律师。法定意义上的大律师,是英国、香港独有的,即barrister,出庭律师或辩护律师。大律师必须在制定判例的法官面前办理言词辩论的诉讼案件,有权在王室法院以上的法院行使辩论权。此外,大律师可以为小律师提供法律意见,起草法律文书,原则上接受小律师的委托开展工作。非经小律师引介,大律师不得直接对当事人提供法律意见或者接触当事人,更不得直接收取当事人的报酬。大律师必须单独开业,不准合伙开业,不得同时兼任小律师,也不得从事其他有碍专业独立或大律师名誉的职业。

从经济收入看,胡鸿烈刚出道时,接小单收500港元,大单收1000港元,当时买一个面包不过一两毛钱。律师才做了一年,胡鸿烈就住进了洋房。几年下来,律师做大做强了,胡鸿烈开始在香港的政治舞台上熠熠生辉,历任香港市政局副主席、立法局非官守议员、社会服务联合会主席等职。

钟期荣博士居港后,一直在高校从事法学、社会学教学工作。1970年前,港英政府实行精英教育政策,全港高校入学率低于2%。为了改变穷苦孩子们一生的前途和命运,夫妻俩商议兴办一所多元化教学的大专学校。1971年,以钟期荣为校长、胡鸿烈为校监的树仁学院在香港诞生,胡鸿烈视之为在当时的“文化沙漠”香港播下了一颗中国文化的种子。

在学制、办学模式等方面,当时的港英政府对树仁学院颇多掣肘和干预。胡鸿烈和妻子顶住压力,坚持四年学制和自己的办学目标,拒领妥协之下可以享受的政府津贴。资金的困难怎么解决?全靠胡博士在律所与法庭之间辛苦奔波。

为了扩建校舍和扩大招生规模,进一步办好树仁学院(2007年升格为树仁大学),胡鸿烈不惮烦苦,呕心沥血地出庭诉讼。原越城区副区长柴英龙曾经随团拜访绍兴籍旅港乡贤,首访的就是胡鸿烈大律师。柴英龙看到,当时已91岁的胡鸿烈案头上还放着许多case(案子),老先生告诉他,趁着脑子还好使,再多挣点钱,投到学校里去。

2001年底,钟期荣博士不幸中风瘫痪,从此与轮椅为伴。2014年3月,这位中国早期的司法才俊、香港的杰出教育家与世长逝。自爱妻中风后,办学的重担主要落在了耄耋之年的胡鸿烈肩上。仁风家传,胡鸿烈、钟期荣的两个儿子,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胡耀苏、加州柏克莱大学土木工程学博士胡怀中回港后也倾力协助父母襄理校务。

2007年2月17日,央视主办的2007年度“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评选揭晓,胡鸿烈、钟期荣登上了这一榜单。

感动中国组委会授予钟期荣、胡鸿烈的颁奖词为:

狮子山下的愚公,香江边上的夫子。贤者伉俪,本可锦衣玉食,却偏偏散尽家产,一生奔波。为了学生,甘为骆驼。与人有益,牛马也做。我们相信教育能改变社会,而他们为教育做出楷模。

感动中国推选委员王振耀,在推荐两位老人的时候这样写:我想到了中国的武训。胡钟夫妇本为青年才俊,意气风发,但感于贫困学子,即抛家舍业,投身教育,一座树仁学院就是一座丰碑,永远感动中国。

如今的树仁大学,已成为一所拥有文、商、社会科学等3个学院,中文、法商、社会等13个系,200多名教职工,4000多名在校生的香港名校。胡鸿烈一家在树仁的投入,累计达6亿多港元。

胡鸿烈在1979年以香港立法局议员的身份得到邓小平的接见,1987年当选为六届全国政协委员,后当选为九届政协常委。

胡鸿烈的“法力宏深”也有著作说话,与妻子合著有《香港的婚姻与继承法》、《香港的少年犯罪问题》,独著有《人权与国籍》。

胡鸿烈的“佛恩广博”不仅体现在树人大学,也体现在绍兴文理学院,为了圆绍兴人民的绍兴大学梦,胡鸿烈捐赠巨资之外,还以自己的声望为家乡鼓与呼。法律业务上,胡鸿烈的仁者善举也毕其一生。居港早期,胡鸿烈为保护“妾”的权益出庭诉讼、著书立说。胡鸿烈的许多委托人是城市平民,他们都得到了大律师的悉心帮助。为了小贩的生计问题,胡鸿烈不断地奔走呼告,让更多的香港平民获得了营业许可证。胡鸿烈还一直关注香港的青少年犯罪问题,从最好的社会政策到最好的刑事政策,胡鸿烈都不遗余力地建言献策。

绍兴人民应当记住胡鸿烈博士,绍兴法律人应当向胡鸿烈大律师学习!

(注:感谢绍兴日报社沈卫莉记者提供原越城区副区长柴英龙和报社同事周国勇记者的访谈文章)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