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寄语:《致年轻律师的信》

处在生活起步期的年轻律师,要如何在这纷繁复杂的社会中,找寻属于自己独特的、正确的人生道路呢?艾伦·德肖维茨的《致年轻律师的信》或许正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用短短的文字给不论是法律业的前辈,还是法律业的年轻人,带来新的感悟与启迪,正值五四青年节,摘录书中的一些话,与诸位律师分享,同时祝愿各位律师节日快乐!

来源:《致年轻律师的信》
作者:艾伦·德肖维茨

 

前言

模仿并不是恭维他人的最好方式,因为真正有个性的人是永远都无法被模仿的。但是,只要你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有梦想、有经历和有主见的、与众不同的人,你就可以从他人身上学到东西。

切记不要仅仅以“多年经验”为理由就轻信他人,在你对经验寄予厚望之前,一定要确信提建议者已经从其经历中吸取了经验教训 。

同时,还要当心“批发型的”、“现成的”或“放之四海皆准”的建议。最好的建议总是“零售型”、“量身定做”和针对特定人的。当然,只要有具体建议作补充,一些基本原则也可以让你受益。

第一部分:生活与事业

慎重选择偶像

没有偶像,也不要崇拜偶像。你可以去仰慕拥有可敬之处的人们,但要明白,人人都有缺点,有些人的缺点还要更多一些。

不要相信任何掌权者,特别是法官。不要被司法意见的表象所迷惑。

法律不是一个完美的专业,不牺牲某些原则往往难以取得成功。因此,所有执业律师,以及该行业中的其他大多数人士,必然是不完美的。

激情点亮人生

激情是原动力,专业性则是完成任务的手段。即使这个手段要求客观,超然,激情仍可以发出运用该手段的最佳方式。

成功的律师可以有选择,有节制的将激情作为辩护的工具,但不要滥用激情,否则它就会像喊着“狼来了”的孩子一样,自损效果。

树敌亦是学问

应该像挑选朋友一样仔细挑选你的敌人。一份不错的敌人名单往往是一个人正直勇敢的标志。

敌意有时是在所难免的。所以一定要仔细斟酌你的敌人,弄清你希望谁来喜欢你,谁来厌恶你。通过了解一个人的敌人,我们至少可以对他略知一二。

莫做最擅长之事

需要选择一门职业,或在一门职业中选择一个领域,在才干和满足感之间寻求最佳平衡。选择的结果应该是每天都会为你带来挑战,而且让你一觉醒来就亟不可待的去迎接挑战。

被授予一项地位显赫的职务固然令人欣喜,甚至有助于职业发展,但除非它在你当时的人生阶段非常适合你,否则接受一项任务就是严重的错误。

千万不要爱上法律,它将会不可避免的让你失望。 不要尊崇法律,除非它值得你尊崇。法律应该永远被遵守但不需要被崇敬。坦诚比敬意更重要。

如果不爱法律,你应该爱什么呢?应该爱自由,爱正义,爱可以由法律产生的善。只要你能意识到为自由、正义和其他一切值得追求的事物所进行的斗争永不停歇,理想就不会落空。

千万不要临终抱憾

未选择的道路几乎总是更吸引人,也许是因为路上的坎坷不像已走过的路那样令人感受真切。

现实中的人生之路上,并没有什么醒目的岔路口,它们只是在人们已来不及返回时才表现为岔路口。重要的叉路口是那些仍然在我们面前的。我们必须吸取之前的经验教训,学会识别它们。

生命就是一场冒险,没有命中注定的事情。我们都会犯错误,因做过或没能做过的事情而遗憾。最值得期待的就是从中吸取经验,不被错误的选择所折磨。人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但遭受的打击往往不止一次。所以,在临终那天来临之前好好想一想哪些遗憾会让你抱憾终身,然后采取行动避免它们。

不要遵循“现成的”建议

不要接受那些反映建言者性格和志向的建议,除非你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要弄明白何种情况最适合作为一个独特个体、拥有特定需求和品味的你。并不存在人人都适合的职业道路。尽管有一些道路确定是错误的,但没有哪一条路是绝对正确的。最糟糕的路径就是让你自己去符合别人的工作描述。要活出你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人生。

不要让发财梦束缚手脚

除非你坚定地倾向于不断提高的高品质生活而不是理想中的职业,否则不要让财富阻碍你作出贫穷时本可以作出的牺牲。

勿以不足之物换去有余之物

如果你即将接近这种可能对你的一生产生重要影响的红线,一定要头脑清醒,想一想你的获利是否值得去冒这种风险。

是否存在绝对道德

行善通常意味着专门为你的当事人行善,而不是为普天之下的大众,更不是为你自己。

好律师应为坏人辩护吗

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全力以赴代表当事人的观点,这正是辩护人职责之所在。

要做到积极代理就必须将当事人合法利益置于其他因素之上,包括意识形态、职业和个人利益。

积极辩护不是为了使你自我感觉良好或具有道德上的优越感,而是为了帮助当事人以一切合乎道德和法律的手段胜诉。

如何平衡理想主义、现实主义和犬儒主义

用不了多久,年轻律师就会意识到,没有谁真的想得到正义,人人都想得到的是胜诉,那个将胜诉的愿望掩盖起来的假象才叫正义。

在这个“胜者通吃”的世界里,理想主义仍有一席之地,但理想主义必须经过现实主义镜片的过滤,以防患上幼稚病。

最后的考试

律师职业是由法官、陪审团、高级合伙人、当事人等打分的一系列无休止的考试。

律师生涯是一系列长期的考试,而且考官常常是不正确的。

如果你没有准备好让自己的一生都要经受考验,由那些通常不如你的人们评价的话,那么还是在法律界找个双赢的工作吧。好好磨练意志吧,只有死了的当事人才不会评价你。

对容易受到别人评价的专业人士来说,对工作成果制定内部的自我评估标准是很重要的。

自我怀疑

我们在内心深处比任何人更了解自己的缺点,而且我们认为其他人也都知道这些缺点。只要并非不切实际,自我怀疑就是一种强大的驱动力。否则,它会让人缩手缩脚。

完美主义是追求卓越的敌人

在作品发表前把草稿拿给上百个朋友和同事看,这样的作品可能更“合理”也不易遭致批评,但它也变得不那么与众不同了,因为别人的东西多了,而你自己的东西变少。对自己的作品要有信心。

好人、坏人、诚实的人和说谎的人

法律界对新入行者说的就是一派谎言:它鼓吹诚信,却时常从事和鼓励腐败。

如何区分诚实的律师和说谎的律师呢? 当心那些过度承诺的律师。

大多数承诺运用其影响力的律师都在招摇撞骗。

记住,如果他的交情、影响力或直截了当的贿赂可以影响诉讼结果,有时律师可以实际上“决定”一个案件,那是所有案件中最令人愤慨、最具破坏力的。卷入其中的法官是真正的恶棍,因为没有他们,整个骗局将昭然若揭。

要警惕那些诋毁其他努力工作的律师。

永远找那些将法律和事实问题谈的明明白白的律师。大多数案件,尤其是那些不涉及政治性问题的小案件,其判决就是取决于本身的是非曲直和律师的能力。

当事人不是你的朋友

当事人不是你的朋友,朋友也不应成为你的当事人。很多律师误以为正在与那个支付了大笔律师费和请客费、闪烁其词的片子成为知己,结果锒铛入狱。

今天的法律更像是一门生意,大律所与其他大公司没有多少区别,都在盯着账本底线。如果你是一名私人律师,你不可避免地要成为一名商人,但那条底线不能仅用金钱来衡量。

停止抱怨,赢在行动

如果不在二十多岁时承受这种压力,将如何面对今后成为合伙人后日益沉重的责任?毕竟,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的竞争的时代。因此,没有谁可以娇生惯养。

抱歉,如果你没有昂扬的斗志,那就改行吧——选个挣的少一些的行当。如果你想跻身于世上最赚钱的职业,那就开始努力,停止抱怨。

没有谁强迫你去追求高薪职业中的最顶端,但如果你追求的是这个,那么就无权降低标准。

第二部分:胜负之间

哪里能学到辩护技巧

虽然伶牙俐齿可能是有效辩护的前提,但它并不能替代后者。

高超的智慧对有效辩护来说非常重要,但它绝不能代替有效辩护。

现实生活中,很少有哪个案子是在法庭上胜出的。案件的成败在于事前准备——在图书馆和案发现场。

法学院毕业生除非已经开始形成辩护技巧,否则就不应认为自己已完整接受了法律教育。实际上,每名律师都是辩护人。法律职业是一种对抗性的职业。一名优秀的诉讼律师所必须的技能同样有助于造就一名优秀的咨询律师、谈判律师和消费维权律师。

如果有经验丰富的优秀律师开设辩护课程一定要参加,要去法庭旁听,更为重要的是,争取到将要雇用你的最好的律师那里做些事。然后,把所有这些收获结合起来,再出去为了自身而学习。

决胜于法官:政治上的公正

别指望在刑事案件中有什么公平交易。法官对职业前途的关注几乎在每一桩案件中都深深影响着司法的天平,在被告人饱受谴责的热点案件中绝对如此。

忽视外在因素对司法判决的现实影响会非常天真,而律师是基于其经验,而不是天真来收费的。

做一名成功的辩护律师,关键是从一开始就了解到各种类型案件的不同之处,并相应的作出周密计划。

谁是你的当事人

虽然当事人不是你的主人,但一旦做了代理人,你必须仅为他服务。

如何认识败诉

如果一名律师的唯一目的就是胜诉,那么做起来并不难。只要挑选可以胜诉的案子就行了。但仅仅胜诉并不是目标。

那些接手最困难案件的律师最有可能败诉,但他们偶尔也会赢下极端困难的案子。这就是辩护的刺激性。

对手不可小觑

绝不要小看了对手。总要把他们想象为至少和你一样聪明。试着用他们的思维方式来思考。钻到他们的脑子里、心里、肚子里。如果他们有些许优点,那么在对付你的过程中就会显现出来。

在评估对方律师的指挥、动机和正义感时,要假定他们处于劣势。过度准备总要比准备不足好。

懂得何时战斗、何时屈服

知道何时应作出战斗上的投降也是一项重要的辩护技巧。不要在你的自负,甚至是你对正误的终极判断的驱动下,为当事人作出错误的抉择。

当败诉对当事人的伤害要小于胜诉时,要学会如何屈服。

善待批评

如何对待与工作有关的公众批评?

规则一:区分批评是来自你认识的人还是来自陌生人。

规则二:永远不要把陌生人的赞誉太当真。如果你不想认真对待陌生人的批评,那么就应以同样的标准来接受陌生人的公开赞誉。

千万不要为了不着边际的评价或陌生人的评论而要死要活。力求不让公众的批评干扰个人生活,当然,除非它真的言之有理。

第三部分:做一个好人

好律师可否同时也是个好人

我们应该继续谴责那些应该受到谴责的律师,也应该继续尊崇值得尊崇的律师,但我们笔试确信我们知道谁应该谴责,谁应该受到尊敬。

致法学毕业生

你们将进入一个道德缺失的行业。危险地点普遍没有标志,有时甚至标志错误。腐败的可能性将永远存在。

你将成为什么样的律师?你会与无处不在的骗子精英同流合污,还是坚守自己内心的个人和职业道德标准?

多数越过红线沦落腐败的律师都没有明确决定要腐败。他们并没有精心考虑迈过红线的那一步,只是一步步接近它。当他幡然醒悟时,那条红线已然在他身后了。

当你为他人和为自己做事时,正义的含义是不一样的。

好好想想你自己的标准是什么。怀揣了不起的梦想。去做了不起的事情。 永远记住:如果只是为了我自己,我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致大学毕业生

保持自豪感但不要有偏见,保持民族归属感但是不要有优越感,保持文化遗产而不要走向霸权主义。

积极维系和利用自豪感,而又不去损害他人的自豪感,不去指责他人,让人受过,这是可能做到的。这是一项艰难的挑战,同化和融合却不是挑战,分裂和迁怒于人也不是。但真正的挑战是保留我们的遗产而又不去贬低他人的遗产。

为何要做个好人

真正有道德的人不会因为承诺得到回报或有惩罚的威胁才做善事,也无需进行“成本-效益”分析。由于上帝要求这么做才去做一件事,这并不能使人有道德。这只能说明,这个人是一个谨慎的信仰者,类似于对大权在握的世俗国王唯命是从的人。

在确定怎样的行为合乎道德的时候,你应该不存在上帝一样去行事。你还应该做到仿佛没有尘世间的惩罚威胁或回报。你应该做一个品行端正的人,因为做这样的人才是对的。

在这个世界上既没有神或凡间的惩罚威胁,也没有神或凡间的回报承诺,每一项善事只是因为行善者认为这样做是对的,端正的品格应意味着在经常相互冲突的利益中寻求适当平衡,例如自我和他人的利益,现实和未来的利益,家人(部落、种族、性别、宗教、国家,等等)与陌生人的利益。

端正的品格需要承认根植于我们每个人内心的自私自利,并且努力将其与我们应当追求的利他主义相平衡。这种平衡很难实现,但如果缺少它,任何对“善”的定义都是偏颇的。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