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玛依大火二十年祭

二十年前,北疆油城克拉玛依,由舞台上一块被光柱灯烤热的纱幕,燃起了冬天里的一把火。这把火烧得很猛很猛,烧得亿万人的心很冷很冷:325人死亡,132人受伤,死者中有288名学生、30多名教师。

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市组织来自7所中学、8所小学的学生进行“迎接自治区‘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制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评估验收团专场文艺演出”,演员和观众共796人。友谊馆内学生们的节目才上演到第3个,火起,顺着易燃材料迅速蔓延,电线短路、灯光熄灭,8个安全门只有1个能打开,几百人遭受火刑。

看看火场里大人、小孩们的表现。一个领导大人在火起时大喊:“孩子们别动,让领导先走”。第一排的领导大人们在大部分孩子的“配合”下,得以比较“从容”地从后门出逃,除个别人被火灼伤外,其余诸君都安然无恙。惯于听大人话的孩子纷纷遭殃,置“领导先”命令于不顾的“顽皮”孩子则抢先逃生。绝大多数教师堪称英雄,奋不顾身组织疏散学生,只有1名女教师仅保护1个学生——自己的外甥女逃出,事后饱受非议。

几个大人因玩忽职守罪被判刑,几百个死伤学生的家长们怎么办?22日,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的周某某飞抵卡拉玛依,在代表中石油宣布克拉玛依市(新疆石油管理局)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后,发表“稳定压倒一切”的重要讲话。这位周部长面无哀戚,声调高昂地说:我相信,九泉之下的小朋友们都是希望克拉玛依市稳定的;凡是不利于稳定团结的话,坚决不说,凡是不利于稳定团结的事,坚决不做。克拉玛依市的新任书记(新疆石油管理局局长)等领导紧随其后强调,反对集体对话,广大干部职工要以党的利益为重,以大局为重。几百户家庭的善后事宜就这样“稳定”地解决了。

二十年过去了,这把火一直烧在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心里。时至今日,生发这种“恶性火灾”的机制弊病都荡涤干净了吗?

第一,汇报演出何时休?学校的人力资源是最容易调动的,校长能够对不必要的官场征用坚决地说“不”吗?外部介入的此类活动,以及学校内部的“阅兵式”之类,毫无疑问都在“反四风”之列。

第二,危险来临,先保护谁?谁先撤退?恐怕至今还是个需要拎清的问题。“是共产党员的站出来”,要求党员干部先人后己,先群众、再党员干部,先老幼妇孺、再青壮男人,有序脱离险境,领导的职责是临场组织指挥,这是法治社会应有的“逃生规则”。回想一下《坦泰尼克号》中海难发生时人们的有序逃生,人家的“绅士风度”是建立在规则的基础上的。

第三,权利和秩序孰轻孰重?克拉玛依大火善后讲话后,周部长官运一路亨通,直至入常主管政法,而其极力主导的维稳模式迁延十数年。周氏当年讲话的不可理喻在于,借小朋友的在天之灵,贯彻自己罔故人权的“稳定压倒一切”政治理念。稳定能够压倒一切吗?压倒一切包括基本人权的稳定能够维系吗?难道小朋友托梦给家长,“爸爸妈妈,你们要相信党和政府,千万不要去吵去闹,否则我会不安的!”,真是荒唐之极。谁赋予你剥夺人们议论的权利、禁止家长追究责任和充分维权的权力?应当追究哪些人的法律责任,政府应当按什么标准赔偿,伤残者的继续治疗费用如何落实,这些事情受害者家庭和公民为何不该说、不该做,而只能由党和政府统一地说、说了算?秩序诚可贵,权利价更高,无视权利的秩序构建起来的是一种假稳定,不得人心。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二十年在河中央。此岸是人治、强权和天下皆顺民的秩序井然,彼岸是法治、民主和法无禁止即可为的自由世界,在执政党的坚强领导下,建成法治国家,落实一切大写的权利,在法律范围内,通过有理有节的集体对话、公民代表诉求等方式解决社会矛盾,处理公共突发事件、灾难事故,这是我们对克拉玛依大火永志不忘的意义所在。

﹝注﹞

1. 这是一篇4年前的旧作,刊发于《绍兴日报》2014年12月初。

2.又过去了4年。网上看到好几篇“克拉玛依大火”的纪念文章,24年前的这场大火确实是“不能忘却的”,确实需要纪念。今日浙江下第一场雪,如果下大了,就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由雪想到火,是否一种辩证思维?

3. 孟晚舟事件近在眼前,关乎大国之间的博弈,政治与法律问题交织,国人理应关注;卡拉玛依大火远在24年前,同样需要旧事反复重提、永远关注!

4、“孩子们别动,让领导先走”,这句话到底说了没有,是哪个领导或者教师说的,似乎成了一个谜。可以肯定的是:第一,说了的人事后一定会否认,因为说这句话的人会引来受害家长们的刻骨仇恨;第二,即使没有这句话,也会发生事实上让领导先走或者领导出于逃生本能先走的结果。对出于逃生本能先走的领导大人,某种程度上可以宽恕,应当诅咒的是深入国人骨子里的“官本位”观念。

5. “卡拉玛依大火”及其“善后”, 同样是政治与法律问题交织,其复杂程度和可讨论的价值,丝毫不亚于“孟晚舟事件”!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