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额保单在浙江执行实务中可否实现避债功能

保单不能被执行? OH NO!

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中国保险业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保险作为人类社会最古老的风险管理方式之一,人寿保险作为保险中的重要类别,在资产保全、婚姻财富规划、传承规划、税收筹划中起到了独特作用。

但有时保险销售员会夸大人寿保险的作用,甚至跟吹牛说‘买保险可以离婚不分、欠债不还、逃避执行”。有当事人抱怨说“买了多张大额人寿保单后,离婚时财产却被分割、发生债务时保单却被执行”。今天我们就带您一窥大额保单在浙江执行实务中的处理情况,正确理解大额保单的避债功能。

问题一:保单不能被执行?

或许有其它省份,保单不被执行。但如果您问我,在浙江人寿保单也不能被执行?那么我可以很肯定地回答,可以被执行!虽然有很多人对此持反对观点。

(一)反对意见

持反对观点的人认为浙江高院的做法突破了合同相对性,违反了保险法第十五、十六条的精神。【《保险法》第十五条规定:“除本法另有规定或者保险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可以解除合同。”第十六条规定:“除本法另有规定或者保险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合同成立后,保险人不得解除保险合同。”】

(二)检索意见

经过检索,我们不难发现浙江有大量保单被执行的案例。2015年3月浙江省⾼级⼈⺠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对被执⾏⼈拥有的⼈⾝保险产品财产利益执⾏的通知》。而且2015年9月3日《人民法院报》综合新闻版面,就刊登了标题为“浙江执行对理财型保险产品亮剑——一宗人寿保险产品合计一百二十六万元被执行”。

(三)浙江司法实践

而在上述通知出台之前,浙江执行就已对保单亮剑,并且在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金华中心支公司提出异议的情况下裁定驳回,在之后的复议申请中再次被驳回。

浙高法执(2015)8号文是对之前执行行为的一种肯定与确认,并且在该文件中例举了可执行的保单类型,明确了法院在“被执⾏⼈下落不明,或者拒绝签署退保申请书的,执⾏法院可以向保险机构发出执⾏裁定书、协助执⾏通知书要求协助扣划保险产品退保后可得财产利益”。

问题二:是不是所有保单在浙江都会被执行?答案也是NO。

浙高法执(2015)8号文描述了文件出台背景“我省法院通过“点对点”⽹络查控系统查询、冻结被执的银⾏存款越来越便捷、有效,不少被执⾏⼈转⽽购买具有理财性质的⼈⾝保险产品。为加强和规范对此类⼈⾝保险产品的执⾏……”可以看出,该文主要针对具有投资功能或兼具保障与投资理财双重功能的保险。

这一点从(2014)浙温执复字第36号、(2016)浙0381执3565号两个异议成功的案例可以得到验证。

申请复议人虞春燕、黄友录不服瑞安市人民法院(下称执行法院)(2014)温瑞执异字第45号执行裁定书,向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复议,理由是 “一、七份保单申请人以自己或家人的生命、健康作为保险利益,分别于2007年、2009年、2010年、2011年与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人寿保险公司)签订了七份保险合同,该保险是为了保障被保险人的身体和生命利益,该利益与身体健康不可分割,具有很强的人身依附属性。执行法院对保险单的现金价值进行扣划必将导致该七份保险合同自动解除,使受益人无法再向保险公司索要保险金。二、申请人所投的七份保险合同并非属于储蓄或投资型保险合同,其现金价值不是申请人的储蓄或投资,原审法院强制扣划没有法律依据。”

上述两个异议成功的案例,都是因为“保单姓保”,是以保障为主要功能,而不是以投资作为主要功能。

法院认为“以被保险人的身体健康与疾病为投保内容,属于人寿保险范畴,具有人身保障功能。法院强制执行该保单的现金价值将会危害被保险人的生存权益。因此,该类人寿保险不宜强制执行。”

保监会也三番五次申明“保险业姓保”的工作要求。但现实中大量的保单是能获得生存年金或产生保单红利的人身保险产品,因其具有较强的投资理财功能,很有可能被浙江法院列入可执行范畴。但如果保单纯粹以身体健康与疾病为投保内容,法院会以其具有人身保障功能,具有极强人身属性,法院会优先保护被保险人的生存权益不予执行。

问题三:如果我的保单不姓“保”,又该怎么办?

(2016)浙07执复47号裁定书中有如下内容:

复议申请人(被执行人)鲍某经营生意,具有较高债务风险,在经济条件好的时候以自己为投保人购买了7份大额保单,其购买的保险产品交费合计达4699683.58元。但后来生意失败面临巨额债务且法院裁定要解除鲍某购买的7份保单。鲍某的请求是“一、将原裁定解除对被执行人鲍伟华与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险合同的执行方式改为保留合同,用其每年产生的保险生存金和红利来偿还债务的执行方式,是解决本案最合理有效的执行方式。解除保险合同,能得到的现金价值极少,经济损失巨大。将使各方利益受到损害,最不可取。而保留上述保险合同,则几十年红利可拿上千万,用这笔累计资金还债更好,更何况三位未成年人的生存权应维护。”

但义乌市人民法院没有支持,因为“复议申请人鲍伟华主张每年用保险生存金和红利偿还债务,既与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方式不符,亦未取得申请执行人的同意,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笔者检索的执行保单的裁定,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被执行保单的投保人=执行案件中的被执行人。保单是投保人的资产,因此当被执行人就是保单投保人时,保单就有被执行的风险。见招拆招,保险架构如何搭建就一目了然了。家庭当中具有重大债务风险的人不适宜当投保人。

如果当初鲍某采取以自己的父母作为投保人,鲍某作为被保险人,三个未成年子女作为受益人,购买了多份保险。该保单就是父母的资产,不会因为鲍某生意失败而被强制执行。7份大额保单产生的红利就足以保障三个未成年子女的生活、学习,不会因为自己的生意失败遭到牵连。

如果具有较强债务风险的人已经成为保单投保人,为了防范风险,可以变更投保人为债务风险较少的人,当然新的投保人与被保险人之间必须具有保险利益。

问题四:保险业务员还说“保险具有私密性,法院查不到”?

如果想靠隐匿保单资产来对抗法院执行也不靠谱。理由如下:

1)被执行人有自行申报的义务。被执行人会收到一份法院的“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和财产申报表”,被执行人需要对自己所有的财产有向法院申报的义务。如果真的有大额保单被恶意隐匿,还有“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罪”在头顶上悬着……【浙江高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强化强制执行措施的若干意见(试行)》的通知“七、被执行人拒不报告财产、虚假报告财产、违反限制消费令,经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执行措施后仍拒不执行的,应当在一个月内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法院强大的查询系统让资产隐匿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我们看看法院在(2017)浙0602执6533号裁定书中的表述“通过“总对总”、“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查询了被执行人XXX名下的财产信息”, 其它大量裁定书中表述“ 本院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XXXX的存款、不动产、车辆、保险、有价证券等财产情况进行了查询”。保险真的查不到吗?未必,即使查不到,也可能是暂时的。

让我们通过两个新闻来了解一下“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及法院后续的进一步措施。

划重点:保险理财产品查控功能即将上线,届时可以查询保险产品名称 、保单号、累计交纳保费等保险信息。因此希望通过保险来隐匿资产或许走不通。

结 语

笔者认为,每个人都应有保险意识 ,并且认识到保险的独特功能,不论是理财类保险还是纯保障类保险,都有其特定的功能。但当歪嘴和尚将“欠债不还、逃避执行”作为保险笃定及主要的功能进行宣传时,保险这枚闪闪发光的宝石就离粪坑里的臭石头不远了。

保险在隔离婚姻风险、债务风险、代持风险等方面的确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拨开迷雾,认清问题本质,保险合同能否发挥上述功能的最关键要素是:认清每位家人身上存在的不同风险,进行“保险架构的正确搭建”才是王道。

作者:胡亚琴 律师,二级合伙人,民商事诉讼一部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